Share

(今周刊/吳靜芳)

新聞來源:https://pse.is/9LJ27

四年前,七年級生謝耀輝拎著皮箱到北京,創辦了活動通的姊妹網站「活動行」, 是台灣極少數在中國網路產業創業成功的案例。風雲詭譎的競爭下,他看到什麼樣的機會?

盈科泛利台北辦公室僅二十餘人,但這些人維持營運的活動平台「活動通Accupass」,活動量一年超過五萬檔;在對岸創辦的姊妹網站「活動行」,三年耕耘下來更已是中國知名活動平台之一,成長驚人,單月活動量就破五萬。

靠著票券及加值服務(簽到系統、廣告、自媒體等),二○一一年創辦以來,盈科泛利一七年營收達新台幣八億元,六成來自中國,公司去年達到損益兩平,小有獲利。

好成績不僅是靠最初的電子驗票技術,創辦人謝耀輝一三年憑著直覺放手一搏,提前搶進,是西進成功最大關鍵。

謝耀輝當時行李一背,決定在北京落腳時,活動通尚未站穩腳步,不少人勸他等台灣業務成熟了再說。「可是,什麼時候才是準備好了呢?」他問遍所有人甚至自己,沒人能給出明確答案,在鴻海任職產品工程師兩年時曾派駐中國的他,直覺這時候是對岸網路業大好時機,不能不去闖看看。

「不設限」的網路公司:深耕客戶服務,不玩補貼戰

第一個客戶,是借助創業圈牽線,談到中國最大科技創業服務平台「創業邦」一個數百人的小活動。那時,盈科泛利在北京辦公室加創辦人在內只有四個人,活動當天,謝耀輝也跑第一線,「我們還幫他省了工讀生的錢!」謝耀輝沒給自己設限,「我們不是遊戲或軟體,而是平台,需要互動,要到第一線知道客戶需求和瓶頸。」他看重長期客戶,從創業邦到科技媒體「36氪」,都從一三年合作至今。

謝耀輝說,盈科泛利最初創立時是售票網站,「但單純做售票工具,在中國一定死。」一個活動從宣傳、規劃到執行,盈科泛利應該擔任平台角色,並且從票券、簽到系統、內容行銷各方面,都要為客戶創造增值服務。

一千多個日子,在風雲詭譎的中國網路產業,他經歷的競爭比台灣更急、更猛、更狼性,整個網站從語法到文案被山寨,甚至已經是家常便飯。

但在補貼銀彈面前,山寨似乎不算什麼了。中國主要的活動平台網站有「互動吧」、「板凳會」、「會鴿」及「百格活動」等,活動行最大的競爭對手互動吧多次祭出補貼,去年四月宣布免除二.五%交易手續費,又掀起一波產業割喉戰。

究竟該奮力擴張市場,還是先紮穩現有客戶與服務根基,這是創業者永遠的兩難。「發展初期,當市場無法打開,我們也很猶豫與懷疑,是不是價格沒有競爭力。」謝耀輝說。

曾有不少人看競爭對手頻頻使出補貼大招,建議謝耀輝免除替活動主辦方售票的手續費,他沒有採用。「補貼不會長久,對客戶本身也沒有太大的價值幫助。用很低的成本獲取客戶、做大市場後,有多少人會為你的服務買單?貼錢能貼多久、現金流足夠支撐嗎?」謝耀輝比畫著,他深知創業打的是消耗戰,有些底線不能退讓。

「精且深」的人性產業:吸騰訊、日本人資平台投資

去年七月,騰訊、日本最大人力資源平台Recruit以及中國共享空間新創公司UrWork等企業,在A+輪投資盈科泛利近千萬美元,估值新台幣十五億元,「這輪是策略投資,有Recruit的技術、騰訊的品牌及UrWork的活動場地,都是活動的重要元素。」謝耀輝說。

謝耀輝曾參加騰訊的創業培訓課程,這輪騰訊參股不到一○%,表達對學員的支持。現在雙方雖還沒有明確合作細節,但未來希望能借助騰訊全面布局網路產業;而Recruit接觸盈科泛利一年多,是希望能在日本展開服務,今年盈科泛利將開始在日本試水溫。

「以前大家會說要做大而全的網站,但我覺得目前中國趨勢是把網站細分,並且做深、做精。」謝耀輝分析,台灣創業經驗最大的好處,是在使用者服務更為細心。「若我把台灣服務品質做到八十分,在中國眼裡就是一百分。他們在網路服務的產品設計技術都很強,但涉及到人的部分,我們會比較熟悉。」

對謝耀輝來說,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板塊都已經飽和了,如果要做一個大而全的電子商務也好、通訊也好,已經不太可能再複製。活動是一個關於「人」的產業,盈科泛利縮短了主辦方和參加者之間的距離,但還有更多的資訊不對稱,沒有被看見。

「主辦方沒有前期策畫籌辦的問題要解決嗎?」他細數場地、物料、燈光、舞台、餐點……,一個單位聯繫數個單位,採購詢價等溝通過程費時、費力,活動籌備的訊息斷裂、流程鬆散,大部分人又沒有好的模板可以參考。

賣票,只是其中一個業務,打通活動產業的上下游,讓票證、廣告、場地、周邊商品全部成為一個「活動產業生態鏈」,才是謝耀輝的最終目標。

謝耀輝現在幾乎不過問台灣業務,都交給台灣團隊打理,也已不常在盈科泛利台北辦公室看見他了。和在中國打拚的萬千台灣人一樣,他兩、三個月才回台灣一次,某些詞彙的發音,都帶點北京味兒了。但談到創業,他仍是當年那個七年級大男孩興奮的語氣,還有很多新的事物,才剛要開始。


Share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