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總是笑咪咪的眼睛,言語之中活潑而生動,他是台灣的詩壇泰斗 – 向陽。因為一本看不懂的詩集,走上文學之路。離鄉背井來到台北成為大家眼中的「詩人」,後來更在「台北文學獎」的草創時期擔任諮詢顧問,到底向陽老師在台北存在著什麼樣的「文學情感」,就讓我們以他獨特角度觀察這座城市中形形色色的「台北經驗」。

Accupass 讓生活因活動而生動!

與文學的一次意外邂逅

南投凍頂 / source by:樂旅南投

向陽老師的作品充滿了對土地的關懷:「我是南投人,未足志學之年就已開始筆耕,希望自己將來要走上文學這條路。南投凍頂,群山環繞是台灣的風景聖地,從小在這樣的山野裡長大,成為我寫作的動力與開端。我來到台北時只有十八歲,故鄉是山,恰巧我所就讀的文化大學東方語文學系日文組,也在陽明山上。對我來講台北的山跟故鄉的山是一致的,那裡頭有共同的美感。我在南投的山上當詩人,來到台北的陽明山開始寫作,並且成為了別人心目中的詩人。」

向陽說影響他最深的是作品是屈原的 «離騷»:「13歲時,我在台北重慶南路的一間書店買書,目錄上只有寫著屈原 – 離騷,以及書本的價錢,當時我心想:『屈原是大文豪,離騷應該是很好看的書。』」但當他翻開時他嚇了一跳,這本書沒有注音、沒有註解也沒有作者介紹,只不過就是重印了明朝的刻本。這麽詰屈聱牙的書對當時只有13歲的向陽產生很大的刺激,一氣之下便用背的把整本離騷背下來,背完了以後還是不懂,所以就用抄的,還是不懂,因此就發奮要成為一名詩人:「我也要寫一本讓13歲小孩看不懂的書。」於是就這樣走上了這條路,屈原影響了向陽的一生。

台北,我的寫作中心

18歲向陽一個人來到台北,以一個窮學生的身份住在陽明山,退伍後居住在南京東路。當時哪裏有一條巷子名為「二二八巷」深受喜歡鄉土文學的向陽老師喜愛,現在已改名為東興路。

從退伍一直到讀博士班大概40歲這個階段,向陽一直長居於此:「在台北的生活比我在自己故鄉生活的時間還要長,南投18年,而在台北以20歲來算的話,已超過40年的光陰。在這裡工作、教書、居住,有太多太多的故事,成家了、立業了、在半夜中熬夜寫稿給報社、寫詩得獎都發生在台北的書房。我曾經寫過一篇告示叫做『台北是我的寫作中心』,在這裡我完成了此生多半的重要詩集、散文集、政論還有學術論文、碩士論文、博士論文。在台北的故事,是我人生中重要的一段縮影。」

紀州庵 / source by:紀州庵官網

若要找出一個台北最具文學氣息的地方,向陽認為不同的年代其實會有不同的感受。1970年代,適逢向陽的大學時期,那時最文藝的地方是西門町武昌街的「明星咖啡館」。而「國軍文藝活動中心」常有老詩人在那裡泡茶,年輕的詩人會去到那裡與他們聊天、拜師學藝。

舉辦文學活動則以「耕莘文教院」為中心,包括鄉土文學論戰等各式樣的文學活動都會在那邊舉辦。時移勢衰,作為今日最活躍的文學場域非「紀州庵」莫屬,在文訊雜誌的主導下,一個荒廢的日式建築古蹟搖身一變,活化成為台北人共同的文學記憶,也可以稱之為「城南的記憶」。文化部在濟南路有另一個詩人聚會場所,詩人們閒暇時在此地活躍,每個禮拜都會舉辦文學活動,這兩個地方是向陽老師認為台北目前最具文學氣息的處所。

同場加映:

【台北文學獎20週年】淺談文學,用文學滋養台北20年人文底蘊!

文學是一種涵養,閱讀則是一種興趣

談到「文學」對於年輕人重要性,向陽打趣地說:「我想文學對任何人都很重要,也對任何人都不重要,它跟世代關聯性不大。文學是一種涵養,閱讀則是一種興趣。我們通過閱讀,來培養對文學的涵養,文學應該是透過深刻的閱讀所累積的,它不會太直接地給你任何的好處。『文學』有點類似一門藝術,就像我們去欣賞一幅畫、看一場電影,可能會從中得到一些改變,思想上的昇華、囹圄中的啟發。所以文學這件事可能不是世代的問題,是習慣和閱讀涵養的問題。」

向陽也說,不論是紙本的閱讀,或者是電子裝置,閱讀的媒材改變了並不會影響『閱讀』的本質。此外閱讀也不單單局限於眼睛上的閱讀,搭捷運觀察眾生相那也是閱讀,下了班後在街上徘徊、感受都市風情也是閱讀,閱讀是無所不在的。

「我倒不覺得說年輕人滑手機有什麼不好,我也不覺得那是一種漠視,因為媒體終究會改變,科技會進步。我們口中的書,過去可能是木簡、竹簡,或者是刻在牆上、石洞中的古文,所以媒材與媒材之間的關係並沒有絕對的正相關。」媒材會伴隨著科技的進步,閱讀才是主角,閱讀的媒介並不會影響閱讀的品質。

打造全民寫作時代

「從13歲對詩的著迷,一直到20歲發表詩作到今天大概已經有50年了,我的詩、文學基本上以寫實主義為主調,但在技法上我不斷嘗試各種可能,包括古典的、浪漫的也包括現代主義、後現代的表現方式,一個好的作家、詩人應該要在可能的範圍內,儘量的利用各種技巧來凸顯他的寫作的主旨、寫作的目的。」

一般來說,舉辦文學獎有主要的幾個重點,如果以臺北文學獎來說,目的是為了彰顯台北的一段記憶、共同經驗甚至是台北的生活、文化等。同時它也存在外溢的效果,譬如說剛剛談到台北文學獎作為世界華文中心的意義,或作為引領台灣現代文學的風潮、或栽培一個生於台北市、以台北為榮的青年作家,成為新生代能夠出頭的根基。向陽說:「文學獎有幾個潛在的力量,有些是可預期的,有的是無法預期的。但無論如何,這樣的獎之所以能在台灣持續下去,部分的原因是因為它是一個象徵,象徵著大眾對於『文學』的重視。

同場加映:

【台北文學獎20週年】專訪 台北市文化局局長-鍾永豐:「透過文學,讓青年向世界吶喊!」

「台北文學獎」雖然表面上是地方文學獎,但作為台灣的首都,因此讓此地舉辦的文學獎染上了國際的色彩。換句話說,台北市的文學獎兼具地方與國際兩者的特色。而台北作為華文世界的文學中心,得獎作品很容易成為其他作家的效仿對象,引領著華文世界的文學邁進。

台北文學獎創辦之初,向陽老師就已參與其中,期間多半都是擔任評審,也擔任了最早文化局在規劃階段時的諮詢顧問,一路上看著台灣一代又一代的文壇新銳成長茁壯:「其實所有的寫作,沒有世代的差別,總歸就是『努力』兩個字,不斷努力、用心的寫,作家、年輕作家、小作家其實都一樣,我們都是同一條路上,一起努力前進中的賽跑者。」向陽說。

『 台北文學獎  』

台北文學獎從市民寫作匯聚各方華文創作,凝聚多樣主題、不限題材的各類書寫,於每年11月-12月底徵件,類別包含小說、散文、現代詩、古典詩、舞台劇本以及「台北文學年金」獎助計畫。

Accupass讓生活因活動而生動!

開啟活動任意門  立刻下載Accupass App!

  


Share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