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文學獎20週年】專訪 台北市文化局局長-鍾永豐:「透過文學,讓青年向世界吶喊!」 – Accupass 生活誌

是詩人也是音樂作詞人、製作人,更曾三度於金曲獎獲獎。他是現任台北市文化局局長鍾永豐,沒有政治人物給人的隔閡,更像一位平易近人的藝術家。出身文人的他作為此次「台北文學獎」的東道主顯得再適合不過。今年是台北文學獎20週年,這個獎項長期以來作為台灣文學的眾多推手之一,推動台灣文學社群前進,也孕育著台北這座城市的自由思想、文化底蘊。今天就以鍾永豐局長在台北的人文經驗、生活情感作為縮影,一窺台北這座川流不息城市的一角吧!

Accupass 讓生活因活動而生動!

人在變動迅速的時代裡,更要從容不迫地思考

「很早以前我就渴望有一個自我表達的媒介」鍾永豐說道,當時心想:「我既不會唱,也不會畫,但總會寫字吧?」於是文字成為了他做自我表達的媒介。其實,鍾永豐是出自土木工程的理工背景:「我總覺得不管你是學什麼,都要對人文有一個基本的認識,所以會在課餘對文學、藝術、音樂持續的接觸。」沒想到理工出身的他,原本只求對人文有「基本認識」,日後竟成為台灣藝文界的風雲人物。

問他受到哪位作家影響最深?鍾永豐說:「其實,每個階段都會有一個對我影響很深的作家,而在我年輕時,鍾理和先生對我的影響最大。他和我一樣都是農村出身,關心這個世界和農村的交互關係,不斷地渴望去了解這個世界的運行,企圖運用在地的語言、情感來書寫跟外界的關係。在『文學關懷』及書寫題材上,鍾理和先生對我產生很大的共鳴。」

「我想起俄國小說家巴斯特納克(Борис Леонидович Пастернак)說過的一句話:『人在變動迅速的時代裡,更要從容不迫地思考。』尤其在這麼樣資訊充斥的時代,我們更要從一個相反的方向,通過長時期的閱讀,審視作家們對這個世界的理解,在閱讀的同時也能與自身對話,會跟自己的故事經歷、自己的成長背景慢慢融合,接著進入到寫作的核心,也就是內容、現實與創作形式之間的巧妙關係。所以我常鼓勵年輕朋友,我們應該要讓自己有一段時間可以投入,長時期大量且長篇的閱讀,在這段時間裡,會開啟很多不同對話的可能。」

看見每個人心中獨特的台北故事

文學其實也是對話的一種形式,只不過比起口語上的對談,文學的發聲更能打破族群的隔閡、穿透世代的分界。台北,作為一座移民城市,天南地北的人來到台北,有著各自的話要說,除了為與自己有相同生活經驗的族群、社群發聲,也必須學會與不同的群落對話。「如果要用一個詞來說明『台北文學經驗』的話,我會用『多元對話』來形容。」

鍾永豐接著說:「如果你來台北只是留在一個地點,或是一段很短暫的時間,看到的可能只是台北的一個『切面』。但當你開始在台北工作或生活之後,會發現台北其實是一個多元豐富甚至是複雜的一個有機體,而在這個有機體裡面,伴隨著各式各樣人的情感、工作動機、人生意義、期待與失落交織在一起,這也是讓台北的文學風景這麼迷人的原因。」

台北12 個區都有各自的人文風景,譬如說公館是台灣現代文學很重要的發源地,大稻埕那一帶,則是台灣1920、30年代台灣「新文化運動」很重要的發源地,誕生了許多日後影響台灣深遠的文學、音樂乃至電影創作。「雖然台北文學獎的得獎者不乏外縣市的作家,但台北的文學社群還是台北文學獎的主要服務對象,所以我們每年不斷嘗試與不同單位創造新的合作方式,希望透過這些合作,讓台北市的文學生態越來越豐富多元。

同時也希望能夠結合各種當代藝術的呈現方式,讓年輕一輩可以在文學場域裡,更深刻地與自我、與社群對話。甚至從文學創作中得到樂趣,透過文學節慶交到很多橫跨不同世代、志同道合的朋友,這是我們每年都在提醒自己,可以繼續更努力的方向。」

同場加映:

【台北文學獎20週年】淺談文學,用文學滋養台北20年人文底蘊!

文學萌芽,讓世界看見台灣

台北文學獎獎座名為「萌芽」,由知名雕塑家黎志文設計、製作,「取名為萌芽,無非就是希望台北文學獎可以促進台北與文學的關係、生生不息,就像我前面提到的,希望大家在這樣的文學活動中串連更多的『有機體』,為台北這座城市創造更好的『生態關係』」。

鍾永豐接著說:「台北也好,台灣也好,這幾年寫作的題材其實越來越豐富,年輕一輩投入寫作,不管是利用劇本、小說、詩,越來越多大膽的嘗試,而這些嘗試也呼應著台灣這麼多年來,非常重要的多元化新發展,因此我對於台北的文學寫作生態非常樂觀。

而且可以從越來越多年輕人的投入中發現,他們不僅是跟自己對話、跟國家中的社群對話,更有越來越強烈的企圖想要與世界對話。而近年台灣文學也慢慢被國際所認識,最具代表性的例子就是吳明益最近入圍英國布克獎(Man Booker Prize),雖然這只是冰山的一角,但其實還有非常多的年輕人在做這樣的一個嘗試。所以如何讓台灣文學成為國際文學社團中的一員,也是我們文化局作為一個文化行政機構非常需要努力的一個方向。」

台北文學20年

每一個作家都會有各自的寫作風格、自己想要抒發的情感,寫作其實就是一種跟世界對話的方式。「讓世界可以聆聽我們的吶喊、呢喃、心靈上的絮語,這也是寫作很有趣的地方。但無論如何,寫作其實是一個形式上非常內在,同時也會開啟一趟內在與外在對話的精彩旅行,所以就這個角度,我非常鼓勵年輕朋友投入文學旅行的這個領域。」

「台北文學獎的20年跟1980年代的20年其實不太一樣,現在的台北文學已經有非常健康的身軀,那麼這麼多身心健全又思想自由的人聚集在台北市,就為台北創造了一座生機無限的一座森林。

這裡有非常扎實、有機的水土,有林相非常茂密多元的森林,更重要的是,台北是一個思想自由,完全沒有表達限制的一座城市。所以我們其實非常鼓勵華人世界的朋友,可以充分地掌握、珍惜台北,作為一個華人城市,卻還是能夠自由表達思想的一個地方。把文學獎當做自我表達、與世界說話的窗口,是台北市文學獎一直以來堅持的精神。」

『 台北文學獎  』

台北文學獎從市民寫作匯聚各方華文創作,凝聚多樣主題、不限題材的各類書寫,於每年11月-12月底徵件,類別包含小說、散文、現代詩、古典詩、舞台劇本以及「台北文學年金」獎助計畫。

第二十屆臺北文學獎頒獎典禮 邀您一同共襄盛舉

Accupass讓生活因活動而生動!

開啟活動任意門  立刻下載Accupass App!

  

【台北文學獎20週年】專訪 台北市文化局局長-鍾永豐:「透過文學,讓青年向世界吶喊!」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