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華和平西路三段靠近三水街一帶,是以賣鳥知名的「鳥街」,短短一百多公尺的街道上匯聚了近十來間鳥園,是全台灣養鳥人士熟知且經常走訪之地。而之所以會形成集中販售鳥類的特殊奇觀,其實承襲了老萬華的社會發展與地緣紋理軌跡。

生活因 活動 而生動!

日治時期即啟用的「萬華驛」在1988年鐵路地下化工程以前,有西園路橋,是當時板橋往返台北的要道,還有和平西路橋橫跨鐵路,因為交通方便、人潮聚集,變成一個貨物集散流通的樞紐。中南部的寵物商人會在此展示買賣小鳥、批貨相關用品。而鐵道改建,路橋拆除後,店面商家變多,便聚集成了專門賣鳥的市街。

繞樑啁啾不絕於耳

鳥街上「新鳥莊」的小老闆王璽樾是年輕一輩的七年級生,整日在店內照顧小鳥、招呼客人的他,忙碌的身影融入在一片啁啾吱喳的鳥類大合鳴中。店內觸目所及,是各種形色姿態,不同的鳥種羽翼花色千變萬化:有如掌一般大的翠綠亮眼身軀,配上朦朧粉色的小嘴與清澈雙瞳;有鮮紅色和紫色如同絲絨般漸層的豐厚羽毛,在光線折射下隱約透亮。還有正處在褪下絨白胎毛過渡期,一看便是毛頭小鬼的鳥寶貝們,窩踞在籠內一角互相取暖。

王璽樾和我們介紹道,在他出生前後的八零年代初期,正是台灣經濟起飛之時。當人們生活之餘有了閒錢,就開始飼養動物為伴,是愛好也是心靈的寄託。剛開始流行的是小型的愛情鳥、白文鳥和十姊妹,但這種小鳥的壽命多不過十幾年,漸漸大家就希望養活得較長的鳥類。

鸚鵡不僅會說話、會唱歌又懂人性,平均壽命十五年以上,受到愛鳥人青睞。「小型(26公分以下)可以活十五年,26公分以上到35公分以下可以活三、四十年,30公分以上到60、70公分(金剛鸚鵡)的大型鸚鵡可以活五、六十年。」若養得好可以陪伴很久,甚至老人家還能傳給兒子、孫子養。

富個性,善翱翔的伴侶寵物

鸚鵡向來予人聰明的印象,學習力強又擁有多彩外表的牠們十足討人歡心,飼養的愛鳥人往往同自己小孩一般呵護備至。不過,一般人可能想像不到,鸚鵡不僅確實如同小孩一般,敏銳、幽默、溫柔、活力十足;富有個性、淘氣、精明甚至會嫉妒、記仇,才是牠們終極的魅力所在。

「有些客人養到後來會上癮。」王璽樾說他遇到的客人有的會和牠們一起睡覺,家裡的空間有越來越多讓給鸚鵡生活…比起養狗養貓的飼主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有些對待鸚鵡比照顧小孩還好,有的媽媽會抱怨老公這樣太誇張,天氣好還拿出去曬太陽洗澡。」

鸚鵡智商高,也會有類似人類的感情,學習人講話後,有辦法依據天時早晚、天氣冷熱和主人打招呼。難以表達的喜怒哀樂,則會用行動展現,比如主人出國多天疏於照顧,牠可能會拿飼料杯砸主人、和主人的小孩爭寵等等。

除此之外,現在也流行放飛鸚鵡,許多飼主選擇在基隆外海、河濱公園、三重板橋或土城,大漢溪、新店溪河濱公園等地,讓鸚鵡飛得又高又遠,欣賞牠們翱翔天際的自由自在。只要從家中短距離的飛行開始訓練,到室內停車場等,可以逐漸拉大距離。

「我看到最誇張是從宜蘭飛到花蓮、從台北飛到桃園都有,飛行距離可以很長,可以飛到外縣市,很機動性。」熟悉飼主、已經有感情的鸚鵡大多都不會飛走,加上也可以在腳上裝GPS定位,不怕牠們不回頭。

向牠學習愛護羽毛、對待生命

同樣是鸚鵡,品種也相當繁多,世界四大洲都有自己的原生種。繁殖場將來自各地原生種的鸚鵡聚集在一起繁殖,溫暖的低緯度地區就越加適合,台灣算是很適合飼養鸚鵡的氣候,在中南部也有不少繁殖場。而新鳥莊裡的鸚鵡則都是進口,長期獨家代理名號響亮的菲律賓 Birds International 繁殖場出品的鸚鵡,也有來自巴西的。

店裡二、三十天大的幼鳥,一天需餵食三餐;天數更少就必須餵六餐,相對長越大的鳥餵食次數少,或只要備有飼料就可以了。王璽樾說幼鳥的照顧較困難,天氣冷要保溫,餵食要注意有無消化不良,感染疾病的風險也比較高,因此價錢比較便宜。養得健壯、個性好、會講話,價錢就會高。

老闆以滴管餵養幼鳥

王璽樾自己並不是一開始就打算承接店裡的生意,也曾在銀行上過班。他說做這行就像服務業,平時在店裡幾乎全天候地照顧鳥,自己養的也會放在店裡就近陪伴。而每到小週末或六日就是會有人潮,有些人工作是休週一,因此週五到週一是生意最好的時候,沒辦法週休,店家只能在人潮較少的週二到週四間,選擇提早打烊休息。

多數時間得守在店裡,且為了幼小鸚鵡的保溫也不太能吹冷氣,天氣熱時揮汗如雨。另外做生意也會面對客人抱怨的壓力,有時候客人買回去沒照顧好或其他原因,鳥死掉會責怪店家…飼養上很多變數店家只能控管給出去的品質,後續提供諮詢,但生命當然沒辦法絕對保證。

比起貓狗身上常見的動物虐待議題,王璽樾說鸚鵡飼養反而比較少遇到,「因為鳥被虐待會自己開門飛走。」另外也是因為鸚鵡單價高,一隻幾十萬帶回家通常會有好好照顧的心理準備。動保法在鸚鵡方面較常處理走私,用以保護屬保育類、稀有的物種。

有起有落的經濟縮影

雖然如今鳥街已經不復80、90年代的榮景,但過去因為物以稀為貴,鸚鵡幼鳥以前要價三、四萬,現在大概一萬多,價錢降低也普及化,一般人也會認真考慮開始飼養。在寵物市場中鸚鵡價錢算高,但平時照顧的費用就比貓狗來得少許多,因此少子化下,養鸚鵡也變成受人們歡迎的選項。

鳥類市場某方面來說也反映著台灣幾十年來經濟環境的起落,養文鳥、養賽鴿等都是過去經濟繁榮時受歡迎的居家產業,如今卻有如過往雲煙,身影不在。鳥街能延續幾十年,或許和店家自成聚落,把握住了核心的飼養客群有關,北部、中部的客人都很常見。鳥街獨特的風景也吸引許多觀光客來訪,像逛珍奇百貨一般,每家都逛逛,甚至有些厲害的外國客人自己有辦法出口。

王璽樾認為目前鸚鵡的市場依舊很大,飼養、進出口和訓練等周邊產值,每年超過三十幾億台幣。如果沒有禽流感等外在因素限制,台灣輸出到日韓、沙烏地阿拉伯等地量體仍大。「報酬率有10-20%。」但人力、技術的投入就比較勞累。當初他也是念在店面畢竟是自家建立起來,算一算也快四十年,經營辛苦但收入穩定,收掉也可惜。

面對新鳥莊未來的經營,他坦承還很難說,「我們這家可能我做下去,之後就不會再做了。」不過即使如此,言談間仍能感受到王璽樾以鳥街作為萬華特色為傲的心情。

到艋舺追憶似水年華

⇑  現在就傳送到艋舺  ⇑

『 2018 萬華創意街區 』

由傳統桌遊「葫蘆運」引路,遍尋八將面師、青草老闆娘、餅舖老闆、製香師傅、金工工坊、魚丸職人、訂製漢服師傅、鸚鵡訓練師等總齡超過千歲的百年老舖。11場工作坊、21次的街區導覽、3個月的街區常設展以及一場貫穿萬華街區的大地遊戲。今夏,一起到艋舺這座生氣蓬勃的故事博物館,穿梭街道、飛越歷史。

合作洽談、投稿請來信至:blog1@accuvally.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