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肇浩以創新思維經營壽米屋,跳脫台灣傳統農業模式,首創產學銷合一營運模式及稻米安心溯源系統,成就台灣最早導入農民契作栽培管理的碾米廠,並致力生產高品質臺灣米,最有名的產品為大橋牌®、米屋®系列,也是臺灣越光米唯一專業栽培、規模最大、最資深團隊。在不斷深耕的同時,引領臺灣米轉向精緻化,讓米成為台灣行銷全世界的行腳,從日常生活食用品變身為精緻禮品。

生活因 活動 而生動!

米飯,隱藏在平凡中的美味

對於稻米產業,陳肇浩並不是一開始就擁有熱情與使命。一趟日本福井之行,開啟了陳肇浩對於台灣稻米的使命感,他認為,台灣是有條件種植出與日本匹敵的稻米。過去以碾米廠起家,陳肇浩自小經常看著家中長輩為了稻米的收成、出貨、包裝而忙進忙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資工系畢業,從來沒有想過出社會會回鄉承接家族的碾米廠經營。」陳肇浩直白的說。退伍後,隨著家族至日本「越光米」故鄉「福井」,山明水秀的福井名列日本幸福度第一的城市,陳肇浩踏進這座城市,立即感受到了其身為「越光米之鄉」的名副其實,一整片綠油油的田地,遍佈飽滿的稻禾,加上周邊的清幽環境,令人愉悅。驚嘆稻田的清幽美麗之餘,他更是對米飯的樸實美味瞠目結舌:「第一餐飯,我吃的是『牛肉釜飯』,晶瑩剔透的白色米粒上覆蓋著一層甜而不膩的日式醬汁,配上牛肉,讓我聯想到了台灣的『滷肉飯』。一瞬間,我就把這碗釜飯清空見底,這時候我才發覺,白米竟可以這麼好吃!」

回到台灣之後,他便開始思索,如何提升台灣米的價值?

米屋,樸實卻有野心的願景

陳肇浩觀察,稻米產業往往被台灣人認為是弱勢,可以從媒體報導中感受到台灣種植稻米農民自信薄弱、少了那麼點從容。大眾對稻米種植與製作的認知形象,大多是隱身於背後,在陽光下辛苦耕作的農民,鄉愿地帶有過去勤懇、悲壯的色彩。

為解決痛點,陳肇浩開始力圖求新,決定從品牌開始,訴說米的故事。

陳肇浩認為,或許從現在的角度,胼手胝足、辛苦耕作的農民並非是受到崇敬的職業,然而種植稻米的農民事實上承續了5000年米食文化,成就一股社會中偌大的沈默力量,更代表著台灣人樸實的價值觀。他說:「畏天、敬天、謝天。是台灣農民生活的宗旨,不貪求也不投機,實實在在、樂天知命的和土地共生,看天吃飯,這種精神放諸功利社會是多麼難能可貴。」

壽米屋總經理陳肇浩希望,透過壽米屋帶著默默貢獻的農民抬頭挺胸,建立專屬於台灣的稻米品牌。定調稻米的故事與價值,陳肇浩腦力激盪定位品牌名稱。當初在訂定品牌名稱時,原想以「天下糧倉」為名,霸氣地宣示台灣為稻米之王,然而似乎偏離了台灣的精神,因此集思廣益後,有了「米屋」之名,代表著小巧精緻、溫馨的價值,並給予了「米屋」願景:Top Rice Taiwan,除了希望成為代表台灣和各國米抗衡的品牌,也為台灣被看見「下了一個tag」。

「馥米」可說是壽米屋近年推出最特別的品牌產品。馥米的由來代表陳肇浩的「台灣人底氣」,以國際知名米種:泰國長米、印度香米、日本越光米來說,陳肇浩提到:「台灣種植水稻的數量極大,卻沒有自己的知名品種,這怎麼行呢?」因此,帶著團隊一同研發出一款帶著香氣且又有著Q彈口感的米種,外型較越光米小,而香氣又不如印度米強烈,氣韻馨香,幽然生姿。陳肇浩驕傲的平白直述馥米的特點:「熱飯很軟、冷飯很Q,煮稀飯更是美味!」

source by:壽米屋

米飯,三杯料理搭配的好滋味

馥米的誕生,是陳肇浩對自己家鄉與過去家族產業的開花結果,也是他飲食偏好的投影。出身於彰化的他,對於米飯有種熱情,最喜歡的食物便是彰化的「爌肉飯」,在軟爛入味的爌肉飯中加上一顆半熟的煎蛋,蛋汁與米飯拌在一起,濃濃的米飯香是他每天早餐千篇一律的選擇。談到台式料理,提到與白飯關係密切的「三杯料理」,陳肇浩說三杯料理非常有趣,不那麼特別卻又經常出現在很多家庭的餐桌上,或許這也就代表一種台灣的精神,三杯的調味方式簡單、精準,又好配飯食,而飯又是每一個家庭的主食,因此「三杯配飯,滷肉下飯」這種既定印象也就隨之而生,或許就像是陳肇浩一直強調著的:「台灣人就是平凡而耐人尋味,台灣的料理正是簡單而令人難以忘懷,更無法忘本的就是無論清淡、濃重,碗底的那份踏實馨香,陪每個人從小到大真實咀嚼的飯食美好。

三杯料理故事大募集

↓↓↓↓

合作洽談、投稿請來信至:blog1@accuvally.com

2 則迴響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