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帶著一副細框眼鏡,有著斯文的外表,沈穩而低沈的嗓音,就像引領人進入知識殿堂的人生導師,博達而深具智慧,給人一種安定的支持。他是ATCC「全國大專院校商業個案大賽」的行政總監 – 曹立榮。ATCC不只是一個競賽活動,更是一個連結企業與學生,讓彼此交流、學習、創新的平台。每年,都會有許多有心的企業,願意提供一則他們真實面對的商業議題,交給各大專院校學生思考、研究,並設計規畫出相關的解決方案。歷經ATCC 16年的洗禮,曹大哥一路伴隨台灣產業、學生一同成長,讓我們透過他的視野一窺台灣的產學結合。

讓生活因 活動 而生動!

當商管學生不是CEO,要如何做到學以致用?

一開始ATCC的起源是在一間實驗室,16年前ATCC的團隊提出了一個問題:「現在大部分的大學生都會參加企業實習、營隊,若我們以傳播學院為例,可能就會去電視台、記者營隊等活動進修。那如果今天你是商管學院的學生,要怎麼去做到學以致用?」理工科的學生做實驗、醫科的駐院實習,像這種類型的學生比較能把學校學習到的東西學以致用。但讀商管的人無法一畢業就接手CEO、CMO等高階主管的位置,當然該職位所會遇到的困難也就很難體會並克服,所以這個實驗室想以「個案」的概念,讓同學試著對著些問題去做解決。就學術而言每個個案的成立都有著非常嚴謹的過程,一樣個案必須好幾次到企業甚至與管理階層做訪查,從無到有把一個個案變成能與同學分享的資訊可能會需要好幾年的時間。

16年前ATCC以較簡化的方式起頭,去試試看企業能否接受,意料之外收到許多正面的回應,於是就與企業有了一開始合作的默契。當初還處於草創階段的團隊,沒有像現在有非常多元的process,學生也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活動。沒想到,學生報名的非常踴躍,那一屆錄取了將近80隊的學生,企業也從當中發現,可以從這樣的campaign中激發出許多學生們未曾想過的創意,於有了繼續舉辦的念頭。而這一辦,轉眼16年的光陰,也完全在當初的料想之外。 至今ATCC依然維持初衷,憑著一個想讓跨領域 的學生也能體驗真實商業環境、促成產學間傳承交流的信念,繼續堅持著。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

目前任職Accupass亞太區總經理的黃柏翰先生,過去就曾是 2005年 第三屆 ATCC的 參賽學生,當時參與 挑戰華碩最新款手機的行銷議題,創意點子頗受企業肯定。在那個年代是Nokia、Motorola的天下,那時華碩就已有了手機部門,十年磨一劍,一路堅持到了現在,足見華碩對於這塊市場的重視。黃總經理除了賽後和企業仍保持聯繫外,本人更是常常回來和學弟妹傳承分享經驗。

再舉一個例子,2006年第四屆 ATCC 議題合作企業 Sony當年出得是 CSR 議題,那年賽後 Sony 做了一個持續了6-7年,名為「心協力看台灣」的案子。他們的作法有別於以往的單向捐贈,而是免費提供偏鄉地區原住民學校小朋友攝影器材,讓這些原住民小朋友能透過這些器材記錄自己家鄉的故事。我們後來也一起參與合作,邀請日本和台灣知名攝影家,指導小朋友攝影觀念和技巧,從這些小朋友的作品中,你可以看到童真的世界長什麼樣子。11年前那時談CSR的企業並不多,企業也從中發現到:「CSR可以不只是一種上對下的捐贈、贊助,而可以是以平視的角度一起去參與並促成一件事情,並在彼此攜手成就的過程中,共同留下用心耕耘的努力軌跡、作品和動人故事。」

Accupass 亞太區總經理 – 黃柏翰

王品去年的冠軍代表隊伍,他們提出一個「食」的概念:「在生活中,我們有很多賣相不好看的蔬果,雖然有時賣相不好反而更美味,但基本上都會被店家挑掉,因為將這些蔬果端上桌會給客人負面觀感而對餐廳造成影響。但同學們覺得這些食物浪費了相當可惜,應該把這些外觀不好的食材再利用,專門用這樣的食材來做料理,吸引認同這樣環保概念的人來用餐,也許可以成為王品的一個新的品牌。」在這提出想法的代表隊中,有兩個成員碰巧是高雄餐旅大學的學生,其中一位本身有西餐廚師的證照,後來進到王品服務,並且指派最高規格的行政主廚來帶領他。或許他不會在王品服務一輩子,但至少在人生跨出的第一步,他有機會參與這個活動並與企業激盪出了創新想法,而這個想法可能有機會落地,提出想法的人也能進到企業裡把當初的想法執行出來。從中可以看出,企業看待這件事情是認真的,認真看待同學的創意,也認真看待人才。

曹總監接著說:「隨著我們後來的回顧或企業與同學的轉述,很多企業實際執行的idea,都是透過ATCC活動中與同學所激發出的創意想法,我們一直把ATCC當成一個產學交流的協作平台,而不是一個投稿、或創業的提案比賽。從學生提出一個好的構想,到經歷企業的指導、反饋、共同參與討論最後形成可執行的方案,其實就是產學間相互學習、成長的過程。」

「就像最近我們看見ICT產業(資訊與通信科技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或數位產業的一些影響出現,甚至這幾年開始有一些過去參與的同學變成了企業的經營者。如果今天一個活動,必須存在足夠的時間才能做這樣的經驗分享與傳承,那麼我覺得以ATCC來說,16年的時間是夠長的,能有生之年看到這樣的結果,我覺得非常的欣慰。」

人人生而不平等,在學的你又該如何應對?

像今年參加ATCC報名的500多隊學生中我們只錄取225隊 (約1,100人),而後來團隊中提出了一個疑問:「這麼多的學生難道他只因為沒有機會進到競賽,就要抹煞掉他們的努力或覺得他沒有辦法勝任嗎?」所以今年ATCC首次嘗試了「品牌人才策展」,讓大家可以在開幕的前兩天有機會在現場與大家共襄盛舉。

ATCC把起跑點的平等做得很到位,在這個世上每個人生下來的起跑點就不平等,但假如今天一個競賽不去考量你無法控制的不平等,而可以去考量競賽本身的平等,那就很有意思了。如果今天我大學唸中文系,在完全沒有任何的商業基礎概念的情況下,想做「統一茶裏王」的行銷議題,那我要問誰?可能家裡是務農的爸媽都不懂,學校也沒有學長姐的資源,如果只靠google,那就變成「泰勒工業化」垃圾進垃圾出的情況,那當然不是我們所樂見的。

今年除了線上的社團,企業能跟學生在線上互動之外,將焦點拉到線下。3/3、3/4剛結束兩場企業議題workshop,來參加這場活動的學生可以直接觀摩企業的實務案例和對應問題的解決方式,這樣的前置教戰演練課程,就如同被引領進企業般,用企業的實務思維,讓學生了解企業要的是什麼,才能夠對症下藥解決問題。

曹大哥翻開今年活動的介紹書,熱情的與我們分享著

3/24號當天是高論壇、奧美工作坊,ATCC希望團隊歷過前面的前置教戰演練,也在近一個月前已經取得初賽議題,心中應該會有一些想法開始萌芽,並也能獲得奧美頂尖業師的實務操作心法傳授。到了 3/25 千人 Camp 企畫大綱競賽便是這一個月心血投入見真章的時刻,同學們有一個月的準備時間,在當天的10個小時內要向企業簡報企畫內容並獲得反饋,也可以同時向奧美和歷屆 ATCC 學長姊請教,最後繳交兩頁 A4的企畫大綱成品

在還沒決定誰能晉級初賽第二輪前,給所有人一次機會,1000多位的學生,平均一家企業會有45隊要去提報。當天企業在他們的諮詢室,等待每隊學生來做3分鐘的簡報、並在結束後給予他們2分鐘的feedback;同時也可以有產界前輩可以問道請益。而前面提到起跑點的平等就在這裡,ATCC讓大家都可以直接和企業接觸、有機會被企業指導,同學就能從中得知自己的構想有沒有符合業界期待企畫沒有標準答案但企業可以讓你知道企畫提案能不能用、好不好用。對企業來說不好就是不好,有沒有可行性可以一針見血地直指出來,不管你是什麼背景或什麼領域都一樣,這裡是學生最好學習面對失敗和體驗挫折的地方。

如同先前提到的,把所有人轉換到同一個場域,讓每一個人面臨的資源都一樣。除了五家企業外再開放第三者,如奧美的顧問資源、OB(Old Bone 意為:參賽過的學長姊)的資源。一方面是企業給的資訊,一方面是奧美、OB,當三方面給的資訊都不同時該怎麼辦?只能自己決定,沒有誰一定對,就如同人生中會遇到的十字路口一般,要對自己的選擇和決定負責。

假如提報完後所有的提案都被企業駁回,只剩不到10個小時,一組五個人,該如何打掉重練?就要考驗學生臨機應變的能力,所以你也可以想像,同學在現場的壓力很大。同學們也必須要經過這一關,才有可能取得去企業參訪,接受企業進一步指導的資格。

資訊氾濫的浪潮下,你該如何展現自己?

其實在經歷了這麼多屆的ATCC可以從當中可以看到,很多越優秀、有想法的學生,通常也就越焦慮。他可能有很不錯的學歷,甚至科系也是熱門科系,本身具備兩種以上的專業。但他們常常不知道自己未來該何去何從,因為有太多選擇了。除了大公司外,不少人也會選擇進入新創。不論投身那個產業,到東南亞、美國、日本或中國工作的所在多有在 ATCC裡,企業是看同學展現的實力,同樣地,到業界或新創求職何嘗不是,我們很高興看到很多企業看待人才的角度和方式和以往已有很大的轉變。

那麼說到要培養什麼樣的能力?曹大哥笑說:「我們每年看到的履歷都覺得,當年的自己根本無法跟現在的學生相比,那時頂多只有本科系學位,社群網路也才剛起步。除了本職學能外,了不起英文好一點能突出一些,課外的話坦白講,沒有太多的機會去累積一些showcase。但現在學生不一樣了,他們能夠涉獵的除了社團、實習,還有很多的競賽協作的機會,我們會強調累積 showcase (作品)的意義,它可能不單單只是一支影片、一個APP,它可能是一個跟某人共同完成的『協作』,就像某些科系畢業有策展一樣,現在有越來越多這樣的東西在履歷上看到。」

回到剛才的問題,在學生階段該累積什麼?要累積你在學生期間,跟志同道合的夥伴,從無到有一起去完成、共同創造出來的成就。這個成就可以是參與一項策劃,比如說迎新。你有辦法把這個故事說得很完整,你從頭到尾參與了哪個角色?你做了哪些努力、投入了哪些資源、得到了什麼反饋?你有辦法把這樣的一個完整的歷程解釋清楚,企業就會對你印象深刻!因為你有想法、有態度,不會只是說我大一到大四每年都有擬訂讀書計畫,每年都有達到我的目標,那個是學生本來就會去做的。有些企業甚至會問說:「那除了課業以外呢?」因為課業成績表現好代表態度認真,但它不代表你出社會後,實務身手就比人家好,就能得到較好待遇、或取得較高職位。

不盲從,讓興趣帶領你

在學生時期我們可能會看到學長姊有很多的計畫、很多的實習,但你不見得要盲從別人的路,其實你只要專注地把把一件事做好,做到你有辦法把它變成一個showcase,並把它講得很完整、很動人就夠了。所有的能力其實都會在這過程中慢慢累積,你會知道你要做一件事情所需要的資源,為了獲取資源你會主動去跟人家溝通,並且你會知道該如何去展現你的優點、把這個活動的特色以及你在當中的角色清楚地的別人述說。舉個例子,如果說你要爭取的是一些國外企業的關注,或者說你要了解一些國外的訊息,你可能會想把英文學好。所以說,找到自己有興趣的事情、發現到自己能力不足,然後把它補足。反向來講,如果我一開始就要把英文學好,可能會找不到那個動力,反而只是單純的對「學好英文」這件事感到痛苦。所以你可以試著在還沒有很了解自己要做什麼的求學期間,去想像做什麼會讓自己感興趣,從興趣中去補自己不足的能力 。認識多一點人、進入一個團隊,在當中你會發現自己的角色,所以這就是ATCC很講求Team work的原因。

就像這次今年ATCC邀請的三位 YouTuber 大學長-第9屆陳孜昊 (HowHow)、第9屆林辰 Buchi和第12屆陳子見 (視網膜)和學弟妹傳承分享,除了在活動現場真實互動外我們也希望能透過深度訪談,讓大家了解他們職涯路上經歷的點滴,讓大家聽聽他們如何度過各自的學生時期。他們講了很多自己一路上的體會,外面看到的都是光鮮亮麗、粉絲追捧的一面但大家往往忽略了在成名過程中,要克服種種困難和在台下打磨十年功的如人飲水那一面,所有選擇都是自己決定,沒有好壞之分,但你一定要對自己的選擇負責並全力以赴。

這次和 YouTuber 大學長的重聚,也加深了我們想要做一個和年輕世代溝通社群的念頭、分享一些人物故事或事件案例,與大家一起交流切磋彼此所認定的價值。這不是一個為了呈現世俗的「成功」或突顯人生勝利組的社群。賺大錢、開跑車才叫成功嗎?那不一定,成功可能是一種態度,一段圓夢的過程。也許最後失敗了,但可能達到了當中他想要達到的一個心路歷程體會,而這些人、這些事件,可以透過一個社群讓大家看見。

2016 14th ATCC 全國決賽暨頒獎典禮

跨界、合作、跳脫原有思維

與此同時ATCC團隊也一直想重新定自己可以是什麼?一個競賽品牌,這是大家最容易馬上聯想到的。曹大哥說:「如果只有這樣的定會有些可惜,競賽能夠造成的影響力還是有限的,我們希望ATCC可以是一個『有機生態』。有機生態會無限增生,具有豐富的『生態多樣性』,就像你可以看到ATCC裡面有不同的產業、跨領域的學生、業界的資源,甚至新創、學校或政府方面的support,大家扮演著不同的角色在成就這件事情。」

另外,曹總監不希望大家只把ATCC當成是拓展人脈的活動,而是大家可以在年輕的時候結交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請益一些前輩聽聽他們的建議的交流平台。可能在職涯的十字入口,到底該創業、轉換跑道?你可以有些前輩可以請教,所以這就是一個「線下社群」的概念,怎樣我們才能夠在這樣一個有機生態裡,扮演更多的角色、Re-engineer我們的品牌。在企業端,他們會需要跟年輕世代溝通,想了解年輕世代的想法可以透過我們,需要什麼樣的人才,我們可以幫他們來規畫設想。對於學生我們可以幫助他們在履歷、經歷上與業界、新創做一些串連、合作,若政府單位想推動什麼計畫,也可以讓年輕人來參與,所以ATCC像是一個hub(樞紐),有很多的資訊在這裡匯流、萌發。

成長改變,莫忘初心

問到當初為什麼會想舉辦ATCC這樣的比賽,曹總監說:「我覺得沒有任何事情是做來輕鬆的,當然自己也曾經思索為什麼要一直辦這樣的活動,對我們自己到底有什麼實質幫助,雖然創辦人楊董事長很授權,很給資源且也以行動力挺支持,但作為第一線的執行者,我們不能不時常叩問自己這個根本問題經過這幾年慢慢調整、把活動做精做深且讓公司體質更為健康後,陸續有更多企業資源挹注進來,規模和規格也愈來愈可觀,似乎有種柳暗花明的感覺。如果真要說我們留下了什麼 legacy,歸根究底來說我們的『初心』一直都沒有變,作為主辦方,我們謹守誠實中間人的分際,並勉力促成產學間的傳承與分享,真可說十多年如一日。」

「草創期有很多前輩給了很多寶貴意見,從這些前輩身上,看到的是典型在夙昔,那種追求意義遠大過追求利益的『風範』,是我們所景仰和推崇的。」就如同在做這些事情時,ATCC團隊一直在反覆問自己的:「你只是為了求什麼而做?還是你是為了追求一些意義?」如果今天沒有一個意義去追求,你會發現做這一切好像只是為了糊口飯、為現實去著想而已。所以這些前輩所傳承核心精神很重要:「那個意義是什麼?當你今天看到這個學生在三個月變了一個人,那就是意義。」「當企業看到這些學生有自己當年的影子,也許一路走來自己在職場有些倦怠了,但看到當年那個積極的自己,瞬間又找回了當初的熱情與奮鬥目標,那就是意義。」「當你看到這個學生從起初的迷惘、不知道自己將來該何去何從,到後來迎接挑戰、獲得成就感,那就是意義。」

這個意義會一直在過程當中一路跟隨著你、引領著你前往正確的方向,讓你獲得持續做下去的動力。「其實這些年我們在年輕人身上有明顯感受到這樣的正向循環,當你讓他們能有機會去體驗、去傳承這些利他精神與回饋感恩的心,假以時日就會有迴響」曹大哥一直這麼相信著,也不斷見證著。


Share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