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佛普拉斯》被譽為2017年台灣最佳國片,不僅在第19屆台北電影節拿下百萬首獎、最佳劇情長片獎、美術設計獎、最佳配樂獎、最佳剪輯獎5項獎項的殊榮,第54屆金馬獎也入圍了10項獎項,成績十分傲人。

導演黃信堯在2014年執導劇情短片《大佛》,當年入圍金馬獎最佳短片,此次取「加號(Plus)」的諧音,推出加長版劇情長片《大佛普拉斯》,描述社會底層的無奈與悲哀。

Accupass的公益月活動,窮學盟特別邀請到了導演黃信堯來和大家一起看電影,深度賞析這部小人物的電影。現在讓我們來一同回味這部轟動全台的「最狂國片」吧!

(首圖來源:Accupass公益月

生活因 活動 而生動!

為什麼《大佛普拉斯》非常值得一看?

1. 黑白畫面誤打誤撞,成為本片最大亮點

「有錢人ㄟ人生果然是彩色的。」—《大佛普拉斯》電影台詞

《大佛普拉斯》用電影畫面完整地呈現了這句話給觀眾,1小時42分鐘的電影中,除了老闆的行車紀錄器是彩色的以外,整部電影都是以黑白的畫面呈現。

老闆的行車紀錄器象徵了有錢人的生活,酒池肉林、不時上演幾幕活春宮;反觀肚財跟菜脯兩位主角,撿破爛、吃便利商店過期商品維生的日子,忠實呈現了社會底層的人們「黑白」的生活。

不過導演黃信堯說,黑白畫面這個想法,其實一開始是因為「沒有經費」,怕顏色會暴露大佛不是真的銅大佛,索性將畫面通通調成黑的XD

調成黑白後,導演開始思考黑白還可以做什麼?於是蹦出了新的想法,將行車紀錄器畫面調成彩色的,表現出那是「另一個世界」的感覺。

「限制不見得不好,往往人在受限制的情形下,反而可以激發更大的創造力。」—黃信堯

2. 不可言傳的偷窺慾

《大佛普拉斯》另外一大拍攝特點:偷窺。

窮人偷窺有錢人的世界、偷窺老闆活色生香的車震畫面、甚至是偷窺一場殺人命案。兩位主角一邊因為自己的行為產生罪惡感,一邊卻又不可自抑地繼續觀看。

就像便利超商陳列的爆料雜誌,內容多為誰與誰私會、誰出軌被拍等等,這些別人的私生活與我們的生活並無直接關聯,卻總是暢銷不已,也正是因為它展現了「偷窺」的特性。

整部電影圍繞在「偷窺」這樣神奇的視角,激起觀眾強烈的好奇心,也滿足了眾人心中不敢言傳的偷窺慾。

肚財與菜脯在偷窺老闆的行車紀錄器。(圖片來源:噓!星聞

3. 導演旁白、處處打破第四道牆

電影中,導演時不時插上幾句話,幫忙解釋劇情、或是畫龍點睛。全程流利台語加上厭世口吻的配音,頗為有趣。

「我是始終如一的導演阿堯,電影中我會三不五時出來講兩句。」—《大佛普拉斯》開場旁白

不只是導演,電影中的角色也會偶爾打破第四道牆與觀眾互動,讓人哄堂大笑。

劇中有一段是菜脯在夾娃娃,導演一邊介紹菜脯一邊吐槽「一個大男人這麼愛夾娃娃,有時候真想問問菜脯為什麼這麼愛夾娃娃?」這時候菜脯轉過頭來看著觀眾說:「夾娃娃很療癒啊!」

不時與觀眾對話,《大佛普拉斯》成功博取觀眾笑聲。(圖片來源:A Critic

透過打破第四道牆的方式,時時提醒觀眾這只是電影,保持與劇情之間的距離。這樣的做法沖淡了身陷劇情的悲傷,卻也讓人悲哀地反思,原來電影與現實生活竟是如此相似。

黃信堯導演眼中,小人物的掙扎

《大佛普拉斯》直面了宗教、政治(蔣公)、社會底層等等議題,劇中用大量的髒話與台語對白,精準刻畫出小人物的生活與悲哀。

劇中有一段特別令我印象深刻,菜脯和肚財在發現老闆殺人之後:

「要不要報警?」菜脯提議。

「你忘了警察局和法院都是有錢人開的喔?」肚財罵回去。

這樣窮人深沉的悲哀讓我看了很難過,卻也不得不承認這就是我們生存的世界,我們生活的台灣乍看美好風光,卻始終有一群小人物在社會底層黯然掙扎,連個像樣點的名字都沒有。

總而言之,這是一部足夠草根性、很能代表台灣的電影,《大佛普拉斯》也在今年9月打敗其他14部國片,進軍第91屆奧斯卡金像獎角逐「最佳外語片」,如果你還沒看過這部電影,非常推薦你這部好片唷!

Accupass也在公益月活動中與窮學盟合作,邀請到黃信堯導演來和大家一起看電影、聊劇情!

想知道更多類似活動,請鎖定Accupass生活誌

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歡迎將文章分享給身邊的朋友,讓更多人一起認識出國比賽的「最狂國片」。

也歡迎已經看過電影的朋友,在下面留言與我分享你的看法;或是你有看過其他哪些厲害的國片,也歡迎與我分享唷!那我們下次見!

讓生活因活動而生動,快上 Accupass 活動通!

合作洽談、投稿請來信至:blog1@accuvally.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