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慾維納斯》舞台劇在台登場:最魅惑人心的不是肉體與性,而是?

一群由台灣和來自瓜地馬拉、祕魯、尼加拉瓜、馬來西亞、泰國和美國的藝術工作者組成的劇團,斗膽挑戰男女禁忌話題,將在台灣激發什麼樣的火花?

這位來自尼加拉瓜的導演祖海明,如一般拉丁美洲給人的熱情印象,初次見面就極為活潑搞笑,妙語連連,惹得每個人哈哈大笑。但是一提到戲劇,他瞬間變得十分專注。

《情慾維納斯》起步時並不順遂,這支由祖海明在台北藝術大學發起的跨國軍團仍在逐漸適應台灣有獨特的文化和劇場運作形式。憑藉多年在東南亞諸國遊歷,並親身加入當地戲劇團體的經驗,祖海明相信台北多元的文化環境極適合演出尺度開放的《情慾維納斯》。

IMG_4386.22

祖海明表示,「我沒辦法想像比台灣更適合做舞台劇的環境,這裡社會風氣開放,資源豐富,可以跟藝文管理人才和藝術工作者有諸多合作的機會。」

「我曾經旅居越南和泰國多年,和當地劇組一起籌辦英語話劇演出。製作過程當中,劇團常須調整劇情以符合官方的審查規範,場地與設備也嚴重不足,但是演出還是相當受到歡迎,在當地媒體與民眾間引起話題。在越南,不小心說錯話是極可能會鋃鐺入獄的。我跟製作團隊說,當地政府對於外國人相對寬容,有事情我願意承擔。於是硬著頭皮,戰戰兢兢還是做下去了。不僅是越南,我之前在泰國以演員身分參與一場戲劇演出,由於當地對藝文題材的規範日益嚴苛,劇組承擔不少壓力。」

相較之下,台灣的藝文環境令人印象深刻。祖海明說,「光是台北藝術大學校內的劇院,就比我(尼加拉瓜)國家整體劇院數量要多! 此外,台灣觀眾對於國際表演藝術接受度極高,社會各界也積極支持藝文活動。我有許多台灣的劇場朋友對於表演藝術大環境感到不安,但我反而覺得處處都是機會。」

製作《情慾維納斯》的契機,來自於一堂台北藝術大學的編劇課。祖海明發現即便是現代,台灣劇作家無論男女,幾乎很少會讓女性擔綱劇本主角。女性角色往往依附男性,她可能是某人的母親、姊妹、妻子或女友,但從來都不是獨立的個體。因此,幾位外國學生決定挑選這部具有實驗性的《情慾維納斯》這部劇本,由女性擔任主角演出。

在《情慾維納斯》戲中,女主角范達是一位性格突出的女角,大肆挑戰男性權威。祖海明認為台灣人的個性比較害羞,但相反的的對不同文化的接受度也高,因此他想挑戰台灣觀眾的尺度界線,並希望藉由此劇讓觀眾重新審視當代男女之間的主從關係。

1
團隊成員來自台灣、瓜地馬拉、祕魯、尼加拉瓜、泰國和美國等地。

此劇由不同國籍,不同文化,不同專業背景的成員組成,可能很難想像這些人要如何一起共識。來自台灣,擔任此劇的製作人李尚喬回想起這幾個月來的團隊相處過程,她說,導演講話很直接,有想法就直接表達,需要時間適應磨合。另外,外國學生對於製作一齣戲台灣要走很多的行政程序,也非常不習慣。

李尚喬說,一般來說台灣宣傳的方式是製作海報與酷卡宣傳,但導演祖海明卻提出名片的方式宣傳,因為他觀察到台灣人對名片非常看重,不像拉丁美洲人收到對方的名片後便折起來,隨意放在口袋或任何地方。最後,《情慾維納斯》的製作團隊也發現到名片的宣傳效果很好。

unnamed (1)
《情慾維納斯》劇照

《情慾維納斯》改編自奥地利作家利馬索克(Leopold von Sacher-Masoch)的小說著作,故事中性愛「施虐」與「受虐」的討論極為出名,爾後「SM」就借用了馬索克的姓名縮寫,性虐(masochism)字根便源自此典故。

《情慾維納斯》以戲中戲的形式呈現,導演湯馬士急於為一齣設定在18世紀的劇本尋找合適的女演員,經過漫長的一天苦尋無果。落魄的演員范達唐突的闖入這場試鏡,和湯馬士揣摩劇本的同時展開一連串曖昧的交鋒,遊走在虛實與性慾間的界線,隨著兩人的入戲,而產生權力的交鋒與轉移,演員的表情也千變萬化,讓人目不轉睛。

《情慾維納斯》將在5/15-5/17在北藝大上演,報名活動資訊請點此

(圖片來源:The Huntington CC )

《情慾維納斯》舞台劇在台登場:最魅惑人心的不是肉體與性,而是?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