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風,布包是帆布」 –京都歷史老店「一澤信三郎帆布」創辦人來台演講

由老師傅一針一線縫製,並使用高檔的布料製作而成的帆布包,承載著世代家族的堅持,社長一澤信三郎注入一生的歲月與熱情,用心經營「一澤信三郎帆布」,具有百年悠久歷史的「一澤信三郎帆布」在他的雙手下,蛻變成嶄新的風貌,在關西闖出名氣。在日本,「一澤信三郎帆布」等於是京都包包的代名詞,就連台灣旅客前往京都遊玩時,都不忘前往該店逛逛購買一番。

富邦藝術基金會《富邦講堂》和《森CASA》日前共同主辦講座,邀請一澤信三郎來台,分享他的布包哲學與故事。一澤信三郎說:「帆布,是棉和麻編織成厚實的編織品,雖然堅固,但又重又硬,是難處理的一種素材。正因為難處理才開啟公司事業的開端。」

unnamed (2)
「一澤信三郎帆布」社長

「一澤信三郎帆布」前身是「一澤帆布」,由一澤信三郎的曾祖父一澤喜兵衛於1905年所創立,初期以製作職人專用的道具包聞名,位於京都知恩院前的百年老店,每日聚集在店內的人潮,已然成為京都印象之一。絕無分號,僅此一家的直營店,堅持遵守傳統製程,作坊中約70位職人兩兩一組每日限量製作布包。只採用上等天然材質,從棉/麻帆布、天然植物染、對縫線材質、金屬零件的講究、到防水處理等工序,每個細節無不經過千百次的調整嘗試才找到最妥適的方式,謹守著「堅固耐用」、「簡單不膩」的原則。

接手的第二代,一澤常次郎則是為店鋪定下了不可動搖的基石,「一澤帆布」從這時開始急速擴展。從最早製作牛奶屋外送袋、木工用工具袋展開事業的起點,一澤帆布陪伴日本人走過二十世紀,印有店名及商品名的包款被腳踏車載著滿街跑的情景是常有的事情。

而後經過日本戰亂時期,第三代,一澤信夫也開始為軍人製作軍用包、大砲運送包、或帳篷等,戰後開始製作學童用的肩背包到戶外探險活動流行時的登山後背包,從未追求流行,不曾改變過製作手法與程序,卻穩當地承接住日本人的時代風潮,不急不徐地與之並進。

 第四代,一澤信三郎,出生於1949年,從小聽著裁縫機器運作的聲音長大,學生時代時常幫忙家中的工作。因為「想要知道自己所不知道的世界」,畢業後約10年都在大阪的報社工作。也由於在報社工作期間,而堅定了自己想要回家工作的決心,以致立於改善公司環境及經營模式為目標,使原本只有10來名職人的小公司發展為70餘人的規模,希望作出不論男女老少都能使用的帆布包。

 一澤信三郎經營期間,2001年由於父親一澤信夫過世而發生「一澤帆布」繼承紛爭的插曲,雖然過程中面臨很大的困難,信三郎與支持他的職人另創「一澤信三郎帆布」品牌,但始終不放棄自己對於「一澤帆布」的歷史使命。終於2009年勝訴,「一澤帆布」回歸信三郎名下。

 一澤信三郎表示:「到現在為止,在開發新商品上,我們不像其他大公司做市場調查。因為我們是製造直接販售的形態,跟顧客關係很接近,所以直接聽取客人的要求,製作具代表性的商品。所以我們公司沒有設計師也不跟隨流行。」(同場加映:生活,輕手作。 從捏塑上釉,至茶宴席

既然是手工藝產業,銷售商品就一定要努力才行,但也不能太心急。銷售「堅固耐用」、「方便使用」、「簡單不膩」的商品,又是合理的價格的話,不管在什麼時代也不用擔經濟上的問題了。追求專門性、獨創性,是從「什麼都可以」到「只有這裡可以」、「不輸給其他公司」。以「雖然不是大規模,但世界唯一」的理念為指標,持繼經營下去。(推薦活動:回到簡單的感動,拜師學藝做藍染工藝

一澤信三郎先生:「不知道100年後,「布包」這詞會不會出現在漢和辭典裡。也不知道本公司的帆布包會進化到什麼程度。如果100年後,手工藝職人還是持續以這樣形態工作的話,真的會很感激。」直至現在,信三郎與職人們秉持著代代的精神,堅持著手作慢工的同時,也帶進創新的設計,讓信三郎得以延續家族精神,希望客人在使用帆布包的同時,能夠感受到這股悠久的歷史感,品嚐到帆布包不同的風味。


下一場活動:【富邦講堂】化繁為簡-以布品質感作為設計語言    

更多富邦藝術基金會舉辦的講座,請點此看資訊

(文章來源:富邦藝術基金會《富邦講堂》;圖片來源:富邦藝術基金會《富邦講堂》、一澤信三郎帆布網站、 chinnian 、jungpc CC)

「你是風,布包是帆布」 –京都歷史老店「一澤信三郎帆布」創辦人來台演講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