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 School 由「12位各領域的佼佼者」授課,只招收30名學生。教授的內容與時俱進,吸引不少26歲以下的學生報名。上一次,我們在《從產品經理角度審視教育痛點,實際行動讓教育跟上時代!》介紹過創辦人劉庭安的理念。這一次,我們取得第一屆學生 Sheryl Dai 的同意,將她的成長筆記(原文請點此:《Q SCHOOL 成長筆記》)分享給所有讀者。

如果你對於Q School在做什麼、能從中收穫什麼仍感到疑惑,還在猶豫是否要加入,那你一定要看一看 Sheryl Dai 的活動筆記,從學生角度再次認識 Q School。

生活因 活動 而生動!


成長筆記(一)

不如就承認自己,其實是個負面思考的人,然後用正面的行動逼自己前進。

Q SCHOOL開課兩個禮拜,和一群人高強度高密度高質量的思想碰撞後,我得出一個接近疑惑的結論:

我究竟是怎麼進來的?庭安當初在我身上看見什麼「靈氣」?

這個結論不斷不斷的出現、盤旋,對於自己能和這些充滿想法、拋出見解、立刻行動的人成為同學感到質疑。一直以來習慣慢慢的想、慢慢的理、慢慢的化為文字,但在這裡常常觀點還沒碰到氧氣,就因為速度跟不上話題熄滅了。

每個人都有說不完的故事,一個提問可能挖出一座驚奇花園,裡面盡是你沒見過的奇珍異獸,不斷打破過去蓋好的認知堡壘。

設計思考是人的底層思維。

所謂設計思考,必須先瞭解目標背景,發現對方自己也不知道的事實,想辦法形成洞察然後在裡面挖出痛點,最後把痛點變成機會才有解決問題或提供產品服務的可能。

把自己當成目標對象的時候,就會發現思維和思維之間一直在打架,各種推翻彼此提出的假設,最後只好砍掉重頭再來。這個過程很不舒服,當你的篤定不斷被一層一層剝開、會發現一直以為喜歡的東西,剝到後面其實剩下想像的喜歡;一直以為擅長的東西,被問了五個為什麼後,反而一無所知。

如果蘇格拉底當初說「我唯一知道的是我一無所知」,那發現自己越來越無知的過程,是不是有稍微接近一點點大師的哲學思考核心?

踏出校門後,真切感受到什麼是「充滿挫折感的虛無自己」,以前在溫室裡煩惱暴風雨,害怕都是想像的;當溫室終於被拆除後,打在身上的不是疼痛,是發現

以為已經滿溢的焦慮,畢業後才開始漲潮。

因為不甘心妥協,總是拒絕現狀,總是在課堂中提出莫名奇妙的問題,總是事情還沒開始先想一百種可能的結果,總是不知道哪來的自信想學各種新技能,然後又在人性受安逸的吸引與渴望改變的精進之間拉扯。

和如因的諮詢過程,意外說出自己是這樣無意識反射:

遇到事情習慣先逃避,但跑了五公尺後,又默默走回來面對。

如同《負面思考的正面力量》談到關於最壞打算,也許負面思考並沒有不好,比起過度樂觀盲目行動,它讓我習慣先考慮可行性、一切可能情境、假想問題解決方式、設法學習新技能,然後再樂觀應戰。

環境是極其重要的,當你跟一群走在你前面的人朝夕相處,你必須很努力的去慢跑去游泳提升心肺呼吸、去重訓練核心加強肌力耐力,才能趕快跑到和他們同樣的位置,讓最初的疑惑在半年後煙消雲散。

「一定要把握住每個機會,不管是多小的事,當他來臨時,都要以正面和開放的心態去將它做好,因為我們永遠不知道這個機會背後產生的連結和連鎖反應會如何帶領我們進入下一個機會。」

不斷學習當一個負面思考但正面行動的文藝復興人。


成長筆記(二)

也許教育出身使我什麼領域都無法明確對應,但它讓我擁有彈性適應任何可能。

或許人文的無用在於可以「在一無所有中蘊含所有」

「你明明知道念文組出來會很辛苦,唸完之後才恍然大悟,原來是大徹大悟也挽不回的辛苦」,但在今天李明璁老師的話中突然有點找到一點線索,關於搞人文的我們如何苦的心甘情願(生活還是有點不甘不願),如何在複雜的社會挖出有趣的研究對象或現象— 因為人文的包容,是其他領域無法理解的溫柔和自由。

下課後和商管出身的同學討論,他說到自己以目標導向的管院訓練,很難掌握老師的社會學角度,即使盡量打開心胸還是突破不了原本的認知,許多觀點就像是換句話再說一遍,即使說的都是對的,但沒有明確的解決方法,讓他覺得無所適從。

我笑著想社會學就是這樣,把關於人複雜的問題梳理成一套語言較為生硬的系統,用科學去證明不科學的人文,讓我們找不到地方反駁,因為系統呈現的都是事實,只是平常人不會一直追根究底,好奇心被現實和生活慢慢侵蝕。

為什麼我沒有像他這樣掙扎?洋洋灑灑寫了一堆重點反思,在筆記裡無聲的思(ㄓˊ)考(ㄧˊ)老師說的內容,聽到一半抬頭閱讀空氣,再回過頭盯著老師很有個性的爆炸頭,順手抓住差點跑掉的感想。

大概是過去四年在一堆教育開頭的社會學、心理學、統計學、哲學、美學中打滾,讓大腦裡擺放各種領域的抽屜,隨時都可以拿出舊的知識或放進新的懷疑,因為關於人的一切,就是我們擅長拆解的方程式,透過那個不會動搖的價值信仰:相信人文,能讓這世界不那麼單一機械,即使還沒找到明確方向。

所以嘗試在教育以外,想不開去中國古典文學先狂背再理解,不怕死到商業資本主義中先行銷再文案,沈溺於藝術設計的先好看再批判,還妄想能理解科技背後的程式運算,但礙於有限的時間籌碼,暫時還是回到人文站好站穩。

人是不是透過消費才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大四進入企業當行銷實習生後,開始意識到也許「消費」這件事,已經變成現代人定義自己的方式。《第4消費時代》以日本為例,從一戰到21世紀,經歷三次消費時代,每一次的消費都顯示出當時社會的情形,人們透過購買、擁有、使用、丟棄、再購買的過程中,在小眾與大眾、集體與個人,舶來與在地的種種交互作用下,形塑出一個社會一段時間的一種樣子。

第四次現在進行式是共享經濟、社會企業、社會設計和倫理消費,使世界不斷與過去的私有經濟、一般企業、商業設計、物質消費拉扯遊走。比起逛街更喜歡逛展,比起購物更喜歡借書,比起電影院更喜歡美術館,無視於文青這個名詞,只是單純這些行為不太需要消費,或者說消費的是精神不是物質,能讓自己更舒服。

擁有物件才能讓人感受存在或意義嗎?經濟其實是依靠生產與購買才能運行的產物,是人類社會運作的基礎,因為驅動人最根本的還是慾望和逐利,這些新型態的消費能走多遠?暫時把疑問放在這裡。

一開始的進口品牌橫行,接著在地品牌萌芽,再到現在以無印良品為代表的無品牌當道,網路讓世界可以自由連結,所有人都可以在無品牌中自我詮釋,正因為「一無所有」,所以任何的可能都願意接受和嘗試,不正是人文帶給我如同無品牌能夠「蘊含所有」的包容力嗎?

能夠迅速地適應新產業的崛起、新專業的養成、新時代的更替,因為腦袋裡的思想必須比誰都還靈活,是一種危機,也是一種轉機。人文讓我更能充分感受存在不需要依靠物質,但要想辦法建立多能力變現價值,畢竟還是生在現實。

比起填鴨,更精確地找到過去自己接受的,其實是標籤教育。

「因為生活風格會重新定義世代」是李明璁老師為第四消費時代下的小結,對於每個時代特有的特質發現「標籤製造認同也創造問題」,無論是草莓族、厭世代、佛系青年,透過標籤好像能更快速的區分一個時代的一群人的樣子,才讓我發現大學以前被塞入腦袋的教材,其實像一個個標籤黏在過去的知識系統中,用的還是強力三秒膠撕不掉,要google各種關鍵字、翻閱各式書籍才能慢慢矯正對事實過於單一的認知,把痕跡去除。

台灣教材常常呈現非此即彼的立場,告訴你事實就是這樣記得就對了,讓討論空間消失,讓思考幅度降低,讓學生很少懷疑,讓作答變成一種無意識反射,但這世界其實充滿矛盾,也遍佈著黑暗,卻藏著無數光亮,在挖掘的過程中反覆驚喜與失落,因為沒被殺死所以才更強大。還足夠幸運,還能坐在其中,思考這些也許在旁人看來毫無意義的疑惑,強迫自己的思維不斷轉動。

不斷提醒自己相信人文並不是無用,而是它可以用在所有地方,讓你像第一次走進全聯零食區的小朋友,不知道該挑哪個好,卻也不能全部都要,必須很用力很用力的去嘗試、去爭取、去犧牲,才可能會換到一點機會,選到一盒說不定好吃到想尖叫,或者難吃到要打人的柏蒂全口味豆。

Even people you think are perfect are going through something difficult.

「即使在你眼中完美的人,其實都正在經歷一些掙扎。」

那就再掙扎一下、再感受一下,成為無品牌前才有的糾結吧。


成長筆記(三)

因為相信,讓人類的想像建構出這個當代世界。

從經濟到區塊鏈再到職涯抉擇,我還在岸邊張望,看正站在浪上的人講著以為很遙遠的虛擬貨幣,才清楚感受到,那一點都不遠,只是過去假裝與自己無關。

關於經濟:經濟的基礎建立在「信任」,當大部分的人相信它有價值,它就可以運作。

「人們之所以願意如此,正是因為他們接受了這個集體的想像,『信任』正是所有金錢最基本的原料。」西元前三千年蘇美人用大麥當作通用單位來衡量交換的物品價值和服務、西元前640年土耳其鑄造出第一批金屬貨幣、11世紀中國宋代為了蓬勃的商業貿易活動發明了紙幣、近代銀行在文藝復興時期的文化中心義大利出現,到1997亞洲金融風暴和2008金融海嘯,人類的慾望織成一大片密密麻麻的天羅地網,讓大多數的人無法自拔。

同時正在讀Yuval Noah Harari的《人類大歷史》,對於經濟是人類想像這個概念,不斷的在腦內膨脹。或者不止經濟,就連政治、國家、宗教都是因為我們相信民主、相信主權、相信有神,整個歷史都建構在人類的想像之上。僅僅因為相信,就讓這些概念變成現實,變成我們生活中無孔不入的無形制約和共識。

關於區塊鏈:Information+Value=Internet 3.0

而對金錢、對利益,人們的想像又比其他東西都來得強大,從2009年中本聰發明的Bitcoin開始,一連串基礎的貨幣Ethereum、Litecoin、IOTA、Dfinity開始,衍生出相關的服務ETH Smart Contract、ICO,再到各種不斷問世的交易所進行各種交易行為,接著變出讓人眼花撩亂的金融商品。

簡單比喻就像一間學校裡,有一個天才兒童出了一份極複雜的考卷,解開一題就可以獲得福利社「任你挑券」一張,於是所有學生開始瘋狂解題,只為了得到任你挑券,去換一個自己渴望很久的東西,但大家解的正開心的時候,校長突然插手說,那些任你挑券沒有經過學校審核,不具兌換效力,不能使用,但福利社阿姨也解了幾題有幾張兌換券,默默地讓學生繼續兌換。於是大家仍然相信任你挑券可以換到想要的東西,不斷地去解題。

天才兒童是中本聰,考卷是加密數據,學生是礦工,兌換券是Bitcoin,校長是各國政府,福利社阿姨是各大企業,然後學校,是網路。在這反覆解密的過程,就形成一條長長的鏈,而這條鏈,所有人都能加入,只要你有足夠強大的運算能力和能源,就有機會挖到現在極為難得的幣。

當生活中的一切可以在移動裝置上透過網路完成,集眾人之力變得輕而易舉,每個人的每個行為都會在網路中留下紀錄,互聯網就從實驗室,到企業、到家庭、到個體,到現在只要有人,就有機會串連。

關於風口浪尖:想清楚是不是真的想要站在那裡承受強風巨浪

這兩年新聞媒體社會風向不斷的喊互聯網、大數據、區塊鏈、人工智慧,的確就像一波又一波不斷朝我們打來的大浪,不想被拍死,就需要學會衝浪的本事,但我真的想要當加入那群逐浪高手嗎?我適合嗎?我有機會嗎?

還是有別的浪頭更符合我心目中想像的衝浪手所面對的挑戰?文學、歷史、藝術、哲學、不能成為世界的浪潮嗎?還是在歷史的必然下,科技是唯一信仰?

為什麼人類需要歷史?為什麼文明文化需要文字才能傳承?因為親身經歷過的人會消逝,可是紀錄不會,證據也不會,它們會在你準備做出一樣的事前提醒你,有很大的可能變成什麼樣的結果。不記得就容易重蹈覆徹,不記得就沒有影響力,不記得就無傷大雅,但正是因為前面有漫長的曾經,才讓我們得以走向未知的以後。

關於抉擇:需要很多運氣去遇到對的人找到對的位置

離開校園,接觸到各式各樣超出過去習慣價值的人們,不斷被抽換腦海裡的認知布幕,一股想要穩定單純和變化複雜的拉扯大戰又開始了。

如果像社會學研究所說,藉由八卦來維持的最大自然團體大約150人,只要超過這個數字,大多數人就無法真正深入了解所有成員的生活情形,讓時間慢慢淘、慢慢洗、慢慢篩,到不再對人抱有好奇以前,打開所有的感官,去把別人的故事變成自己的意志。「容易破關的遊戲沒有玩的價值」,如果人生是一場遊戲,那就選有趣一點的玩吧;如果人生是一場戲,那就挑部導演要求高的演好了。

「當實力不足以支撐自己的野心時,更要沉住氣、潛心學習,先把自己做好,當你全心投入於學習,哪裡還有餘力去抱怨起點的不公平?」

當妳的專業還支撐不了妳的想法,就靜下心沉住氣追著機會,像溺水那樣拼命學。


成長筆記(四)

「科技賦能想像力,想像力賦能科技。」

為什麼現在成名的人一個比一個年輕?

無論是90後、95後、甚至00後,網路使人能夠在各自的時間軸上早早開始追求各種目標,順便符合了社會價值中對於成功的定義,也因為擅長使用科技,讓名人變得和維基百科一樣越來越多。

千禧年以後出生的世代,已經有一半的人進入法定成年階段,看著越來越多90後、00後經歷一個比一個還瘋狂,身為夾在中間的95後,除了焦慮,還有一股隱隱騷動的興奮 —這世界,的確當你想要、用合適的方式搜集資源爭取機會,很少有達不到的目標,剩下都是天時地利人和的運氣關係。

當你感覺格格不入,不要急著把自己打回原形。

即使出身中央美術學院建築背景、不喜歡畫圖、不想人生熬夜熬得好苦,過曉茜老師並沒有逼自己和周圍的人一樣,走上建築師、設計師的道路,反而成為提供設計師平台的創業家,結合工程思維把那些愛好藝術、創作、普遍不喜歡工作的美院學長姐們,拉進世界舞台。而她只有27歲。

「多項分化潛能者」(Multipotentialite) 是2016年看TED演講 ”Why some of us don’t have one true calling” 聽到的概念,Emilie Wapnick指出,這樣的人會對很多領域感興趣,在短時間深入鑽研取得一定程度的技能後,卻開始感到無聊,進而轉向另一個領域。

然而,自己這樣的行為卻讓她非常焦慮,因為她不知道該選擇什麼作為人生職業,當選擇了這個,勢必得放下其他的。可是誰規定一定要當專才而不是通才?做為多項分化潛能者,擁有「想法結合」「快速學習」「適應力」三種超能力,讓他們能更好的適應不再能依靠單一領域專長就能如魚得水的世界,在不同的圓之間找到出乎意料的交集。

和去年開始大熱的斜槓青年不太一樣, 多項分化潛能者並非同時擁有多種興趣,而是快速學習每一種興趣、快速累積技能並幫助下一種興趣推進,不會捨棄過去那些曾經的愛好,但也不會繼續不斷鑽研,因為永遠有更有趣的事情在發生,變成下一個目標。

但相同的,他們都會發展出多重職業,不斷地拓展人生方向。發現自己可能是這樣的人會感到焦慮嗎?非常,但如果並沒有想成為特定領域的大師,又何必逼著自己不斷精進單一領域?

「想好你不停在變的人生理想是什麼」,小時候立志當市長不代表從此以後要守著這個志向以柯P為榜樣,他大概也沒想過自己會從醫生變成首都市長(那總統可以先幫他想好)。不給自己設限,說不定走著走著就到了比原先想像更棒的地方。

每一個興趣在向上升級的過程裡,《喚醒你心中的大師》區分成學徒、創造、大師這三個階段,想要多領域都至少達到創造階段,就必須更有意識地去選擇時間運用,才不會變成樣樣通樣樣鬆。

給自己一個目標,要能邊學邊走到終點。

過去的學習歷程,讓我習慣一個指令一個動作,當拿掉參考書中的標準解答,一切都變得無所適從。從考試作業回推應該會什麼學什麼,習慣不對已經存在的解答提出質疑,不習慣對還沒解決的問題嘗試解答,但人生不會永遠待在學校,卻永遠都需要學習,而每一次的學習,都要設定目標才不會偏離。

沒有任何商管背景,怎麼當好一間公司的營運長?

「想改變什麼 ← 缺什麼 ← 補什麼 ← 學什麼 ← 會什麼」,從未來往回推到現在,會推出自己其實缺乏的技能遠比會的多,仍然是兩個字:學和問。

世界沒有規定學過經營管理才能管一家公司,只是需要更大的力氣去摸索嘗試,從目標裡找問題,從問題找解決方式,從解決方式建立系統,最後就成為大腦記憶宮殿裡的工具之一。

從抽象目標到具體方法是痛苦的,但過曉茜老師提到「辦法總比困難多」,更何況大多數困難的難度都是自己想像放大而來的。

累積數據不難,難的是用在人身上。

聽著Tezign特贊一連串從無到有,忽然理解一直以來社會中理工與人文的互斥,是十分滑稽又無濟於事的議題。工業革命以後世界一直以來都是科技引領趨勢,新工具在短短三百年裡不斷被發明、改良、升級,人類的觀念卻需要漫長的時間去適應和更新,而在人的天性、帝國主義擴張和資本主義鼓吹之下,投資必須立刻看到成效,才會激起多數投資人投入的慾望。

恰好人文培養和洞察多半無法立即見效違反這個條件,且又容易因時空、區域、歷史等差異很難大規模一體適用,沒辦法形成規模經濟,更加不可能標準化發展。

可是當你有人文的基礎,能夠快速學習科學方法,應用在商業管理過程中,或許就能一下子強大起來,找到符合個人天命和世界需求的交集。

網路讓數據變成一種新能源,每個人的使用足跡都透過點擊瀏覽反應形成新的線索,有人擅長改良或建構工具於是成為工程師,有人擅長使用或分析工具於是成為設計師,數據本身毫無意義,當我們能夠看見數據背後的人性,才使數據變得有跡可循。

過去總把數學理化當成妖魔鬼怪去去武器走,現在才漸漸接受即便我沒辦法進入科技工程的製造體系,至少知道基本邏輯和使用方法,才會提高與佛地魔(現實)對抗的勝率。哈利也不是最強的巫師只是剛好額頭有個閃電。

“Innovation happens at the intersection.”

創新發生在交集。

想像是人類最神奇的天賦,當科技開啟我們對於未來更多的想像,要一直記得賦予科技現在樣子的,是我們的想像力。

讓生活因活動而生動,快上 Accupass 活動通!

你可能也喜歡…

Q School 創辦人-劉庭安。從產品經理角度審視教育痛點,實際行動讓教育跟上時代!

合作洽談、投稿請來信至:blog1@accuvally.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