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 School 由「12位各領域的佼佼者」授課,只招收30名學生。老師的來頭都不小,有之初創投聯合創始人詹益鑑、科技趨勢專家吳德威、科技主播路怡珍、思想家張鐵志等人。各領域頂尖的導師,涵蓋人工智能、區塊鏈、社會學、移動互聯網、 清潔能源、世界經濟、國際局勢、科技創新、藝術文化,在Q School傳授他們的所知所學,以及理解世界的價值觀。

有著清晰的遠程目標和迫切想解決的教育痛點,創辦人劉庭安把這些佼佼者聚集在一起,開辦「沒有教授職銜」的大學-Q School。什麼動力驅使他創辦Q School?運作方式如何幫助學生成長?Q School最後將成長為什麼樣子?生活誌專訪Q School創辦人劉庭安,讓我們一起探索這些問題的答案。

生活因 活動 而生動!


過去的教育經歷,催生辦大學的想法

創辦人劉庭安從小學、國中、高中一直到大學,都在台灣受教育。在台灣的義務教育期間,劉庭安過得非常不快樂。在他的專欄文章《那些嫌棄別人整形的人,肯定沒體驗過這世界對「醜人」的深深惡意》中提到,因為罹患疾病暴肥,他被國中同學以及國中老師霸凌。寄希望於未來,從義務教育撐了過來,卻發現「大學教育依然讓人失望」。

學生用便利貼進行腦力激盪

大失所望的大學教育

考上台灣大學化工系,本想台大是台灣最好的大學,應該「很不一樣」,結果卻大失所望。台大化工系的老師,上課拿著課本在黑板上抄書,提問也不會回答,下了課拿起書本屁股拍拍就走人。在化工系的課堂上學不到東西,反倒是通識課讓劉庭安受益良多。大學修了120多個學分,至少50堂課,被問到「大學最有用的課是哪幾堂?」劉庭安笑稱:「最有用的課都跟本科沒有關係,一門是大一文學課的《紅樓夢》,另一門則是《鋼琴作品演奏賞析》。」

劉庭安認為教育的本質是「建立思想體系」,讓學生建立自己的思想,進而去探索世界。台大已經是台灣最好的學校,每名學生一年教育成本高達51萬,卻提供這樣的教育品質。「我覺得這件事是錯的!」過去是一名接受教育的「用戶」,現為中國電動車公司的「產品經理」,這讓劉庭安能同時以用戶和產品經理角度思考問題,洞察用戶的痛點,進而想出辦法解決痛點。

討論到一個段落,由老師對學生進行指導

曾在體制內嘗試改變

其實,劉庭安也不是一開始就想要辦學校的,他也曾在體制內做出嘗試。麥肯錫任職期間,在台大教了兩學期產品創新的課,後來到上海工作之後,在上海復旦大學藝術學院及上海東華大學設計學院各教了一學期的課。在體制內想做出改變?劉庭安直言「別鬧了!」哈佛創新大師克里斯汀生在《創新的兩難》提到「一個既有的組織的流程、價值觀和資源配置是非常難去動搖的」,在兩岸三校任教過後,劉庭安深刻認知到在體制內做出改變難如登天,於是有了創辦學校的想法。

設計思維:創造未來需要的創新領導力

創新教育缺「大學」這塊

辦學校要辦小學、中學,還是大學?資源有限,不可能所有教育階段都做。這促使他開始思考哪些事已經有人在做,哪些事還沒有人做。劉庭安發現許多實驗小學、中學其實做得很好,但影響力卻有限。究其原因,就是這些實驗教育出身的學生沒有上升通道。避開填鴨式教育,好不容易培養出有衝勁、有想法、有創造力的學生,卻沒有大學可以讓他們繼續茁壯。他們只有兩條路,出國讀大學或回歸高考體制。

不限形式,學生用不同媒材展示組別的想法

於是,劉庭安決定創辦一所「打敗高考」的大學。那麼在他眼裡,這所大學應該是什麼模樣?

大學要跟得上知識累積的速度

一個知識被發掘出來,刊載在論文上,最後變成教科書上的內容,大概需要經歷10年。這也意味著,我們在大學裡所學的內容至少是10年前的知識。在50年、100年前,這不是什麼大問題,因為知識累積緩慢,老師有時間等待知識成體系以後再教學生。然而,現代教育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知識累積快速,沒有時間等知識出現在書上才開始學習。現代的學習模式是「具備一些元知識,在解決問題的過程中自我教育」,跟過去單純運用既有知識解決問題有很大的區別。

給定一個真實世界的問題,進行調研、討論,提出洞察解決問題,是 Q School 獨特的上課方式

要讓「學校跟得上知識累積速度」很困難,但並非沒有先例。中國的湖畔大學混沌大學西湖大學都是民間自辦的大學,都有不少人願意前去學習,證明這條路是走得通的。「如果Q School失敗了,是因為我的能力不足,不代表這條路有問題!」劉庭安坦率地說。

為了提供跟得上知識積累速度的教育,Q School找來前沿領域的企業領袖作導師,摒棄「老師講學生聽」的傳統教學方式,採取導師制度學習法。由導師帶著學生「邊做邊教學」,老師示範一遍學生接著做一遍,學生開頭老師幫忙收尾、檢查。以最有效的方式,將最新領域的知識傾囊相授。

大學要與學生互利

既然體制內教育教的東西大多已跟不上時代,為什麼企業還是以「名校」篩選人才?原因在於名校光環提供企業「篩選指標」。即使企業知道大學教的內容未必有用,但在「沒有其他更好的方法」的情況下,也只能選擇信任名校光環,相信考上名校的學生是比較聰明的人才。這就意味著,考上名校對學生來說是一個「上升通道」,能得到更好的工作、更好的社會地位。從這一點出發,劉庭安擬定出「魚幫水,水幫魚」的經營策略:學生取得成功,學校取得口碑,再招收素質好的學生。當企業對Q School的畢業生說:「你是來自Q School的學生?那我相信你應該是很好的人才」,那Q School就算是成功了!

塑造促進溝通的良性氛圍,學生們都很踴躍參與討論

要實現這個遠景,首先就要考慮「要招收什麼樣的學生?」劉庭安坦率地說:「就是要招收那些無論有沒有來Q School,遲早都會有一番成就的那類學生。」既然如此,為什麼他們還需要來?因為Q School可以幫助他們「省卻自我摸索的時間」。和劉庭安一起畢業的同屆學生中,有不少朋友事業有成。他們有一個共同的痛點:直到大學畢業之後,還要花3到5年才能完成自我探索,搞清楚「我從哪裡來?我的定位是什麼?世界是如何運作的?我要如何貢獻我的影響力?」然而,這件事情本該在大學時期完成。Q School的老師將幫助學生在進入職場前完成自我探索,提供這一項獨特的價值,使Q School成為一所有嚮往感的學校。

Q School的目標是成為一所能「取代台清交」的大學。為了這個目標,不能忽視「為什麼人們想要去台清交」。哪怕教的內容過時,名校還是一個上升通道,能讓人找到好的工作,以及提升社會地位。也就是說,如果Q School要成功,意味著要讓學生獲得成功,無論是自我認定的成功,或者是世俗認定的成功。「當然,最好是後者!」劉庭安坦言。

打出名號以後,高中生在思考未來時就會想「看起來Q School的學長姐都混得不錯,我要怎麼樣才能進入Q School?」Q School入學不看高考成績,而是看學生「有沒有自己的思想、能不能獨立思考、有沒有創造力」,而一般高中不教這些內容,這就進一步拉動高中教育變革,因為學生開始選擇具備實驗創新的高中。透過企業端開始拉動大學教育,大學教育拉動義務教育,最終將整個教育變革串聯起來。

學校與學生應該是「互相幫助的互利關係」,學生能否獲致成功對Q School來說至關重要。Q School把學生教好,對學生的人生有所幫助,讓學生獲得成功,Q School就能得到好的口碑,於是有更多學生願意報名,Q School能賺取更多收入。「難道不應該是這樣互利共生的關係?」

大學要使老師與學生互利

現今的大學體制「對認真教學的教授不利」。一名大學教授,他的本業是做研究,再來才是教學,從教授的KPI來看前者又比後者重要。大學教授的升職、加薪,都和他發表學術論文的數量、得到多少期刊點數有關,跟他是不是一名好老師無關。這個現象讓劉庭安在創辦時就確立「老師必須專職教學」。

「我想要做的事情是讓教育者跟學生能夠彼此互利。」不依賴老師的教育家熱忱,而是確實將教學品質定為老師的KPI。評價老師工作成果的方式,就是看老師是否能幫助學生的人生變得更好,獲得正面的反饋;而學生也能知道老師和他們是利益共同體,會幫助他們變得更好。

一張便利貼代表一個點子,呈現想法時要把滿滿的點子濃縮成一個精鍊的洞察,提出可行的解決方案

大學要使學生間建立連結

Q School採「小班制教學」,除了能提升教學品質,還能確保「學生之間建立良好連結」。學生被分到一個又一個互助小組,學生們彼此支持、互相幫忙解決問題。《鄧巴數字》告訴我們根據大腦的設計,「一個人是沒辦法跟太多人建立連結」,能建立緊密連結的人數約為150人。因此,為了讓學生之間建立有效的社交連結,培養同袍情誼,Q School採取「30人為一班」的上課方式。

考量到只有30人的話,Q School的影響力不足,劉庭安決定開放「講座課程的旁聽席次」。Q School精品大師論壇共10堂課,每堂課程可分為兩個階段,前90分鐘為講座課程,後90分鐘為討論時間。開放講座課程的旁聽席次,對Q School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與,讓Q School的理念可以影響更多人。至於後90分鐘的閉門討論,則維持「只有Q School學生可以參與討論」。人數少,討論才能進行得更深刻,也更容易產生真知灼見。

課程介紹,圖片取自官網

大學要幫助學生建立思想體系

在麥肯錫初期,老闆常對劉庭安提到他「缺乏自己的思考、洞察、思想」,歷練職場多年才建立起自己的思想體系。他的經歷促使他在創辦Q School訂下一項目標:大學要幫助學生建立思想體系。具體的作為體現在師資的選擇,劉庭安找了各行各業中能成一家之言的思想領袖。其中有思想家張鐵志、社會學者李明璁虛擬貨幣交易所總監賀陳修、特贊創始人過曉茜、道蘭環能創始人劉疏桐等人(完整導師清單點我),有了社會學專業的老師,加上科技前沿的領袖,將道和術緊密結合,培養出有思考的、有人文關懷的、有創造力的的領袖。

Q School選擇老師的原則是能教授「現今大學沒有教,但對於在社會上生存至關重要的東西」。因此,能成一家之言、能夠給學生帶來啟發的老師,都是Q School想找的對象。讓學生認識這個世界是怎麼運作的、台灣在世界是什麼樣的定位、台灣產業在全球分工的場景下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其中有不少老師出身前沿領域,讓教育真正地跟著時代走、跟著趨勢走。與時俱進的教育讓學生能更明確地知道自己應該投身哪個行業。以劉庭安自身經驗為例,他選擇化工系的背景是「網際網路泡沫」,父母看到台積電、聯電的成功而鼓勵他選擇製造業相關科系,殊不知製造業創業機遇在他畢業時早已消失。解決學生畢業時資訊落後的痛點,Q School傳授跟得上時代趨勢的內容,建構學生對於「世界正在發生什麼事」的正確認識。

滿滿的觀眾到場聆聽劉庭安分享設計思維的實踐案例

Q School 長期發展

產品經理創辦的大學注定與眾不同,必定靈活地越變越好。第一屆Q School還只是為期3個月的短期學校,用產品經理的話來講就是MVP(Minimum Valuable Product,最簡可行產品)。從MVP發展到最終目標-4年制的大學,劉庭安將用產品經理的做事方式持續疊代,不斷收集學生的反饋,改正之後繼續發展。既確保Q School務實發展,也保證教授內容對學生有益。

第一屆學生開幕式合影

學校發展過程中,「口碑建立」是必不可少的環節。如同台清交等名校,Q School也必須建立學校在企業界的光環效應。在這個目標上,老師將作為「催化劑」幫助學校建立口碑。老師對於學生的素質自然再清楚不過,如果學生素質好,老師自然會把他們推薦到企業,甚至直接招募進自己公司。慢慢地「Q School學生很好用」的口碑傳散出去,日積月累下學校的口碑也跟著建立起來。

何時能轉變為四年制的大學,就看Q School能多看把口碑建立起來。未來擺在劉庭安眼前的挑戰依然不少,但可以確定的是,不同於政府辦學的慢節奏,Q School將持續以互聯網思維「小步快跑,快速疊代」。也許不久之後,我們可以見到「中國有湖畔大學,台灣有Q School」的兩岸大學新氣象。

點此報名 Q School 正在舉辦的活動

合作洽談、投稿請來信至:blog1@accuvally.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