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被父母被社會價值觀打劫,難道大家都麻木了?-專訪《你好,打劫》導演饒曉志

前一小時沉悶,後一小時驚醒。人人都被各種各樣的因素打​​劫,大到體制制度,小到自我心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名字:社會。都怕那個臆想的真實來找自己,於是壓抑夢想、壓抑性格、壓抑追求,可驟然發現那些都是叛逆和溫情的結合體;夜深人靜直逼崩潰時,於是焦慮迷失、任性自私、反复無常,白天再次來臨一切衝動和慾望心理作祟的黑暗消散。——來自大陸網友流光尺素_suxu

採訪撰寫/林紜甄

「你好,打劫。」高大又帥氣的搶匪舉起手槍,毫不遲疑地往天花板震響一槍。這一槍聲打亂銀行內部的安穩節奏與步伐,也把兩位搶匪、四位銀行職員的人生攪亂。所謂的攪亂,並不是他們被打劫所面臨到生死關頭,而是,長期以來他們的人生,被社會規則、父母期待、道德價值壓得喘不過氣來。直到搶匪打亂他們的生活,他們才驚覺到,原來被打劫的,是自己的人生。

饒曉志,在大陸享有盛名的舞台劇導演,曾執導過多部膾炙人口的作品。《你好,打劫》因演出內容反映市井小民的心聲,引起大眾共鳴,從2009年起在中國各地巡演好評不斷,至今演出共200多場,這次受邀來到台灣演出,饒曉志很有信心,大家肯定會喜歡。

Accupass活動通編輯室這次專訪饒曉志,它這齣戲、他這個人,活生生攤在我們的面前。

 

Q:《你好,打劫》這部作品怎麼會想以搶銀行的方式呈現?

搶銀行從《熱天午後》這部電影發想而來的概念,但是劇裡人物的走向與編排就跟電影無關了。《你好,打劫》這部作品裡面的角色有銀行男職員、銀行女職員、實習生、銀行經理,他們遵循社會的規則,各自在自己的階層環境裡打拚生存,但兩位搶匪突如其來的搶劫,打亂這些人的生活節奏,兩方的衝突下,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有喜劇性、有思考性。演員觀點的交鋒,呈現出各個階層的問題,某種程度上也反映出觀眾的思想層面。因為觀眾的組成就像是一個銀行、一個公司,實際上也就是一個小社會,在舞台上上演的便是一個社會的樣貌。露聲卻未露臉的警察,則是代表著社會制度的枷鎖與禁錮。

Q:每個演員詮釋的角色都很到位,也有抓到角色的靈魂,能否分享你如何與演員合作排練這部戲。

《你好,打劫》的劇本2008年就寫出來,2009年才開始排練。一開始的劇本和後來的演出版本落差很大,因為我和演員在排練的過程中會進行二次創作,而二次創作實際上對最後的演出有很大的影響。排練時我不會按照文本排練,而且我排練也不喜歡給演員看劇本,我會給演員設定情境,透過演員的自我啟發找到劇中人物的感覺,最後才從劇本攫取有用的東西進來。另外,我也會了解演員本來的性格特徵與能力,慢慢地我會在排練的過程中,再去挖掘演員身上的特質,那些特質比你去演一個你更不熟知的人物來得更好。這樣,演員會更輕鬆的一些,但又能很好地詮釋角色。

Q:可否說明一下這本劇作當時的編排方式?

我們當時先排結局,設定劇裡面人物全部死掉。我們再往前推反過來推斷問,為什麼全部的角色都要死?如此一來,我們就開始一個新的創作。原本劇本的結局太美好了,我反而不信,所以隨著創作的過程中,結局、內容都會有所改變。這個劇本是由我提出一個概念,也就是提供骨頭,然後跟編劇說清楚請他寫劇本,再由演員填肉,讓這部戲變得有生命。這樣演員的參與度也會很高。

Q:有人說你的作品很商業性,你怎麼定位自我以及怎麼看待自己的作品?

我一直覺得我的作品是商業性,我沒有想做所謂的藝術性作品,但這不代表我的作品就沒有藝術性。像是好萊塢電影,他們一定是商業性,但他們所闡述的就不一定是膚淺的內容,有時候是很深刻描述人性、真善美等等。當然,對我而言,我的創作目標是叫好又叫座,這是無庸置疑。

Q:《你好,打劫》這部戲裡面,人物角色都很鮮活,平時你如何發想靈感,找尋創作的來源?

我對別人是很好奇,來台灣時我會多看人而不是風景,我對人是充滿好與好感。我坐火車時看到窗外的農民,會想像他回家是見了誰,他說的第一句話是什麼話?但是,這種好奇也給我一種敬畏和恐懼,因為我覺得世界太大,人太多了,而我們對彼此是一無所知。一無所知造成的距離感,以及都市化造成人與人的關係會不斷拉扯。這種拉扯的感覺會產生敬畏與恐懼。

因此,我會設身處地看待每一個角色。平常看劇本、看新聞,我都會不斷思考,這邊想想,那邊想想,對我的創作也有所幫助。《你好,打劫》每個角色都有不同的訴求,把他們的訴求聚在一起,就產生矛盾。而這就是戲劇所需要的元素,形成好看的張力。

Q:外界稱你為「紳士喜劇」的開創者,可否介紹何謂「紳士喜劇」?以及你怎麼看待這個稱號?

從戲劇史來看,它不會有這樣一個流派。如果它不是流派,那麼就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標籤。所謂的標籤就是所謂的品牌特色。在大陸,因表演團體眾多,為了在市場佔有一席之地與穩固觀眾客群,每個團體都有自己的定位與特色。「用極為優雅的紳士態度,狠狠的朝你心上開一槍。」紳士喜劇便是以紳士的方式傳達黑色幽默。你好,打劫,這兩個詞湊在一起就產生衝突性與不協調,給人一種荒謬感。我們是以有品味的講述喜劇,這是我們的特色。


《你好,打劫》5/29日在松山文創園區上演,演出資訊請點此。更多的表演節目,請前往兩岸小劇場活動主題專區

生活被父母被社會價值觀打劫,難道大家都麻木了?-專訪《你好,打劫》導演饒曉志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