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bLab 台灣年會閉幕座談,開源應用在民主體制中的落實

首場 FabLab 台灣年會經過五天豐富的國際交流,來到 9 月 7 日於成功大學國際會議廳舉行的閉幕座談。閉幕由主持人鄭國威開場,提到 Maker 其實印證了最近盛行的「自己的xx自己搞」,而且不只要自己搞,還要大家一起搞。透過學習、分享、與創作,落實於社會中。

這次協同主辦的台灣數位文化協會執行長徐挺耀致詞時表示,深圳已經轉化為自造者城市,希望台南基於過去的傳統製造產業,發揚自造精神,迎上第三波工業革命的浪潮。台南市市長賴神清德對在場的府城人說道,台南是台灣文化首都,有許多文化工作者,但也需要有新的文明可以讓年輕人在這城市生活、落腳。在諸多新文明中,Fablab 是很棒的精神。這次的年會也讓政府與草根社群合作,Fablab TaipeiFablab DynamicFablab Tainan,共同促成首場 FabLab 台灣年會。PunNode 期盼政府與民間持續推動自造者社群,探討台灣自造者的未來。

國際 Fablab 工作坊交流

年會的閉幕同樣帶來精彩演講。由 PunNode 昨天採訪的 Bilal Ghalib 開場,首先發表了這幾天工作坊的成果。分成三組的學員分別展示了「魂 Box」——紓壓 22K 面罩、「City Surfing」——一邊跑步一邊拿優惠、交朋友的 App、以及「PHriend」——將朋友的手機框住、鎖在一起,聊天再也不分心。

在 Bilal 的簡報中,再次提及 Design Thinking 的精神,透過手+心+眼的象徵圖案表達了工作坊的精神:用眼睛觀察,用心感受,用手創作。開源軟硬體或許讓人們輕易的實現想法,但 Bilal 希望透過故事傳達出社群解決問題的力量,讓工作坊的學員觀察問題,試著作出改變。在某一項計劃中,他針對鈾污染問題參訪了伊拉克與科索沃荒廢的戰場,發現當地政府、甚至 NATO 都不想面對嚴重的輻射威脅,因此當地草根社群成為不可或缺的力量。

對於初學者來說,Maker 資訊非常龐雜,該如何開始學習?Bilal 敘述了他的 Maker 歷程,他一開始透過 3D 列印創作衣服,但第一批 300 件的 T-shirt 放進洗衣機立刻變成碎紙花。不過因為踏出第一步,帶出了往後的發展,甚至自造了一台雷射切割機具。網路資訊也許很龐雜,但第一步必須找出你需要什麼、想要學到什麼。用三歲小孩的眼睛,新奇的觀察世界,發現新的可能。Bilal 再次以金句總結:

The best way to learn is to learn for a reason.

Bilal Ghalib 演講簡報

印尼 HONFablab 的 Tommy Surya 提到介紹了過去三天於 Fablab Taipei 的工作坊,他與學員一同打造結合智慧型手機的顯微鏡,希望大家更容易的看見生活中的微小細節。Tommy 表示,台灣有許多材料可以利用,與印尼很不同,所以在過去三天中,希望學員想像在資源貧乏的地方如何創造。Tommy 強調,創造 Maker 環境是最重要的,必須讓大家有動力作出改變,當環境建立好,Fablab 可以去到世界任何地方。

Tommy Surya 演講簡報

來自 Fab Foundation 的 Anna Waldman-Brown 則提到環境與機具普及當然很好,但其實這並非重點要素,她帶進工作坊的概念便是透過紙板快速的創作樣品。重要的仍是思考與創新。Anna 再次倡議全世界的人們透過網路協作來實現想法。如 WIRED 雜誌的編輯 Chris Anderson 所說,生產工具已經普及至個人,而這便是科技的民主化。在 awards.fab10.org網站上,有來自超過 20 個國家,超過 130 個專案,共 8.64GB 的檔案提供下載、參與協作。

Anna Waldman-Brown 演講簡報

台灣的開源體質

來自工研院的講者林敬智闡述了台灣在 3D 列印的發展。目前在台南六甲區成立了 3D 列印中心。研發單位持續創新工具與模組,以期發展更好的製作品質,希望透過科技研發能夠改善環境與生活。在列印中心有試量產的開放空間,還有材料的技術研發。除了工具的精進,林敬智認為教育仍是最重要的影響因素。自造者與政府可以從國小、國中就開始扎根,透過課程培養 Maker 知識與創新的思考。台南的 Maker Faire 也會將教育納入重要的一環。

林敬智演講簡報

要如何將 Maker 教育遍地開花,是否透過開設 Maker 學校就能解決?參與眾多開源計劃的成大講師 jserv,其對於教育有很深的體悟。他當初沒有完成大學學業,便是因為非常厭惡台灣的教育情況。jserv 指出台灣教育容易偏重,像過去有專門 IC 製程、LED 課程以及台積電培訓班。若只顧著將 Maker 技術帶進教育體系,很容易忘記為什麼要成為 Maker。jserv 認為體制內的教育讓我們有勇氣面對挫折,擁有同理心來看待不同狀況,應該把這些基礎作好。而 Fablab 是很好的互補學習,可以認識不同背景的人,激盪出不同的創作。

在 Fablab 的學習中,open source 不只體現在軟體,還有硬體與資料網路。過去是菁英統治,但在開源世界,大家都可以參與,重要的是資訊的分享與透明。開源界有 Open Government (openthegovernment.org) 運動,在台灣也有相似社群—— g0v 零時政府的數位革命。g0v 希望透過協作與社群的工具將政府資料公開透明,而如社會工具發展組織 mySociety 的創辦人 Tom Steinberg 所說,台灣與以色列是公民駭客最活躍的兩個國家。台灣開源社群參與社會的經驗豐富,如太陽花運動時的相關網路協作、高雄氣爆時的 hackfoldr 與時間地圖、醫療資訊公開整合圖表以及 OPEN ATC 等。jserv 總結開源資料將轉化為公眾資訊,而當資訊被內化後將成為知識,最後流傳為人類智慧。

jserv 引用的 g0v 簡報資料

如 Bilal 在訪談所說,在工作坊看見台灣 Maker 對於社會的觀察與希望作出改變的思考,而由 jserv 提到的 Tom Steinberg 印證,台灣擁有高參與度的公民駭客。或許台灣在網路創業的路途上仍氣喘吁吁的追趕著,對於創新思考也還沒有強烈的自信,但我們對於社會與政治的監督一直以來是重要的創作素材,即使只是嘲諷式的作品。若有似無的民主體制也讓我們有機會透過這些創作與政府溝通。當擁有了環境,Fablab 的意義將更為突顯——不再需要正規的體制內訓練,人人皆有機會發聲,讓 Fablab 成為翻轉社會的溫床。或許很老梗,但還是要再次呼籲,袖子捲起來,一起把自己弄髒吧!

FabLab 台灣年會閉幕座談,開源應用在民主體制中的落實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