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長柯文哲:建立一個可以用常識理解的國家,很困難嗎?

 

典型的政治人物通常會有這樣的標籤:官腔、打哈哈、拐彎抹角,但是,台北市長柯文哲是個例外。他厲害,在於他打破政治圈以來的潛規則,想謀取一官半職,那就靠關說;想要標案通過,請走後門,如果什麼都沒有,沒有背景、人脈、地位,能跟人交易的只有自己的實力,那麼便是與政治圈無緣。柯文哲從台大醫院醫師的身分轉換為台北市長,除了在台灣歷史中寫上一筆,他雷厲風行的作風,也在政壇上掀起不小的騷動。政大30講堂5月26日邀請到柯文哲前往政大(推薦活動:政大國際青年種籽營-我的小革命)演講,以下文字節錄自現場演講重點。

改變從台北開始。

我本來好好的做醫生,但是因為命運,莫名其妙當上了台北市長。事情是這樣的,2011年8月23日,台大醫院失誤移植愛滋病患器官的事件還在風頭上,我還去接了陳水扁的醫療小組召集人。在我的想法,邵曉鈴來拜託我,我還是看;連勝文中槍,我還是去看;阿扁我也當成是病人。可是,問題就在這個地方。

我的存在見證台灣的荒謬,這是2013年7月4日刊登在蘋果日報的網站,今天再念一遍,還是感覺一樣:

一個人因為講實話變成這個社會的英雄?這表示整個社會都在說謊。至於講實話為什麼要「敢」?道德勇氣這句話是錯的,做道德應該是很自然的事。做道德的事需要勇氣,不對的是這個社會。

在阿扁的案子裡,我說阿扁病了,沒有人相信。我說阿扁瘋了,沒有人相信。可是當你兩年後回頭去看,我跟台北榮總、台中榮總講得一樣。問題就出在於這個地方,在一個虛假的社會,你堅持要講實話,你看起來就是怪怪的。所以要怎麼跟這個社會相處,我也不曉得。對我來說,看到什麼就講什麼。

因為台大醫院的事件還有我當了阿扁醫療小組召集人,就歷經了衛生局、衛生署、醫策院、監察院、立法院、地檢處、調查局、公懲會、醫師懲戒委員會、JCI、國稅局、審計部、銓敘部。我在選舉的時候,有去演講的地方都會被查稅,我不知道以後你們去演講會不會被查稅?本人經過五權憲法的磨練之後,最後去選了台北市長。還是那句話,柯文哲的存在見證時代的荒謬。

坦白講,我被調查局找去修理的時候,其實心裡很不是滋味,因為我對這個國家是有貢獻的,畢竟我是少數被訓練到很傑出的醫生。結果調查局問我,四年前買的390塊塑膠椅在哪裡?我就說那我回去找看看。沒有找到的話是10年以上有期徒刑,有找到的話就是偽造文書罪。什麼是偽照文書罪?他說,塑膠椅是家具,你單據上是寫文具。所以我說,這個國家瘋了。

為什麼我會跟台北市長扯上關係?是這樣的,有一天媒體去問莊瑞雄(台北市民進黨黨部的副主委),他說台北市是藍大於綠的選區,民進黨沒人敢選。那天莊瑞雄不知道是不是吃錯藥,他說,我們派柯文哲出來選。結果他一講完,記者照三餐來問我,問我什麼時候要參選?後來媒體鬧太大,我爸還從新竹上來找我。我爸爸跟我講了一句話,我在228失去了我的父親,我不要再失去我的兒子。

我從小幾乎沒有讓父母擔心過,念書沒有念過第二名,通常我去考試的時候,別人不會問第一名是誰,會問第二名是誰。我是從小就讓父親非常驕傲的一個兒子,但我到了55歲讓父親非常的煩惱。那也是我第一次抬頭看這個社會,這個社會怎麼會變這個樣子呢?因為我爸的那句話,我開始思考,要留下什麼樣的台灣給下一代?太陽花學運開始的時候,我去參加媽祖遶境的活動,有一次坐在路邊休息,有一個阿伯走過來握住我的手說,為了台灣人出頭天,你一定要贏!因此一次又一次,念頭就會開始思考是不是要去選舉?

圖片來源:好房網

這是我競選總部的旗子,白色代表力量,意指是要超越藍綠。台灣終究不是世界上最先進的國家,看看其他國家發生什麼事,可以知道台灣以後會發生什麼事。所以台北這次的選戰,實際上是相當程度觀察日本東京大阪、南韓的首爾所想出來的,所以就提出了口號:改變台灣從首都開始、改變台北從文化開始。這是一場以文化為主體的社會運動,這也是台灣歷史上第一次以改變政治文化為訴求的選舉。

去年,2014年是甲午年,120年前的甲午戰爭改變了台灣的命運,120年後這場甲午戰爭我是把它看做重新改變台灣歷史文化的選戰。通常做一件事情要先想辦法感動你自己,才有辦法感動他人。既然我們是用改變台灣政治文化當作訴求,選戰一開始我就很堅持(推薦活動:每天都在用關鍵字搜尋的你,有想過人生的關鍵字是什麼嗎?)。

龜兔賽跑為什麼烏龜會贏?因為兔子是看著烏龜,想說贏你就好,可是烏龜是看著遠方為目標。在我選舉當中,我很少會以短期的目標犧牲長期的目標,因為我一開始就打定主意,比輸贏更重要的是,去改變台灣的政治文化。所以選舉時,我堅持:

1.不插旗子

以前人行道、天橋插很多,現在都沒有了。

2. 不買廣告

真正原因是沒有錢買。

3.不買置入性行銷

當時連勝文還問我買了多少置入性行銷?我就說沒有買。我反問他,他後來就沒回答。

4.公開財產/收入(扣繳憑單)/帳戶細目

當初因為MG149被打得鼻青臉腫,後來乾脆同歸於盡,就算被打斷了手腳,也要爭取道德的正當性,因此我就把財產全部公開。

5.停止募款

錢是魔戒,錢多了幕僚就會建議去買廣告等等,所以乾脆就把它給停掉。

6.不打負面文宣

7.不打悲情牌、恐嚇牌,不做買票之政見

盡力而為才能成真

其實最重要的事情是應該讓人民相信本來應該相信的東西,未來的領導人物他不是領導者,他是傳道者,他開始讓人民本來就應該要相信的東西。所以,兩個基本原則:心存善念、盡力而為。但要原諒羅淑蕾真的不容易,早上要念兩三頁金剛經,才可以原諒她。嘴巴講說心存善念,但要做到真的很不容易。所以每件事就盡力而為,因為盡力而為,改變就會成真。(推薦活動:讀書會-《白色的力量2改變成真:柯文哲的城市進化論》

其實我很少失眠,選舉當選的那天晚上我失眠了,你承擔的都是個人的事情,但有天你要承擔的變成是國家的事情。很多人問我,你做台北市長你的政策是什麼?但我要講的是,比政策更重要的是價值。政策的決定有三個因素:民意、專業、價值。

民意當然是要聽,不要民意都反對,你還在堅持。這12年國教,民意都反對,你們吳思華校長為什麼那麼堅持?我不是在說他壞話,我是在勸他。你做為一個科學家,是非對錯總是曉得。價值就很模糊,每個人信仰的價值都不一樣,而我信仰的價值是開放政府、全民參與、公開透明。

最近我對台北市政府下了一個命令,從8月1日開始,所有台北市政府跟人民權利義務有關的規定,全部都要上網公告。我在台大的時候,考績怎麼分、績效獎金怎麼給,全部SOP上網公告。我最不喜歡別人單獨來找我,事情在會議桌上講,不要單獨來處理。

1.眾人的智慧超越個人的智慧

27個局處長我是採用遴選的制度。以前,關說就可以決定。而且我很蠻驕傲的是,27個局處長我只認識3個。向天下徵才是一個態度,對價值的相信。

2.如果有選擇,要選擇正面和進步的方向

當你去做選擇的時候,你要堅持做對的事情。

3.人因夢想而偉大

中國大陸我去過18次,我晃來晃去,其中我最感興趣的是黃花崗還有武昌起義的地方。我站在那地方,感覺很不一樣,100年前,3月29日中國最頂尖的知識分子,他們是以什麼樣的信念出發?幾百個人拿著短槍進攻,但清軍有12萬耶。其實那些人是想以死亡喚醒中國。 (推薦活動:中國慘烈的八年抗戰,如今被流放到歷史的邊陲

4.人類歷史的正面發展(性善)

中國在夏商周時代,用活人獻祭,直到康熙皇帝才明令禁止用活人殉葬。也就是說,從長遠的歷史來看,歷史越來越文明,道德越來越高尚,這是個信仰。因為這種信仰,讓你在做選擇的時候,會往性善的方向。

5.不因短期利益犧牲長期利益 (50年)

常常大家有爭議的時候,我就問大家,50年後再來看,應該怎麼做?這樣很快之後就會有共識。

6.不要因為少數人的利益犧牲多數人的利益

7. 不要因為政黨的利益犧牲人民的利益

怎樣才算是活著?

講政策不如講價值。因為政策會變來變去,只有價值才是中心思想。當你要做一個政策時,你要回到基本的原則:民意、專業、價值。特別是價值。為什麼我有強烈的價值觀跟人生觀?

我是台灣中所有的醫生裡面死亡看最多的。我當了17年的台大外科加護病房主任,我看著人抬進抬出。有一次,我在加護病房查房,突然之間我大徹大悟,人生的結局只有兩種:有插管和沒插管。但最後大家都會死掉沒有差別。

既然死亡普遍存在,那到底死亡使是什麼?我的答案是這樣,怎樣才算是活著?這是一個很難的題目。當一個醫生救病人救到什麼程度為止,就不要再救了?這是很難的題目。所以你問我,死亡是什麼?我會問你,怎樣才是活著?

有一次我去拜訪李登輝總統,他很興奮的說,論語說:未知生、焉知死。他說,不對,未知死、焉知生。有一天你能面對死亡的時候,才會了解人生是什麼。死亡不是人生的目的,難道你出生就是為了死掉嗎?人生是一個過程,在這個過程中,尋找生命的意義。

所以一個人為什麼會堅持他的想法?是因為他有很強的人生觀。

想要成功就拿出勇氣

成功需要天分、運氣、努力。天分你不能決定,運氣是上天決定,你能決定的只有努力。所以是這樣子,不要羨慕別人。你覺得台大葉克膜團隊相當成功厲害,但你沒看到他們工作的樣子,成功是有代價的。不過,在我參與選舉之後,我對成功的定義已經有不同,除了天分、運氣、努力之外,還有就是勇氣。我認為100年後回頭看2014年的選舉,我還在想它還是一場傳奇。你想想看,我2014年2月16號當天晚上還在值大夜班,我2月17號值班結束,脫下白袍走出台大醫院,你怎麼可能想像,9個月後居然能打贏那場選戰。所以成功是需要勇氣。

哥倫布跟鄭和這兩個人有什麼不一樣?他們兩個都是大航海家,唯一不同的是鄭和沿著海岸線下西洋,哥倫布則是直接橫渡大西洋。但是,單單他橫渡大西洋的動作,就讓16、17世紀整個世界改變。剛有人問我說,你覺得當台北市長的感覺怎麼樣?我說,就像哥倫布,正在航向不可知的世界。

我可以感受過去的10年來,台灣的人民缺少勇氣。所以我們應該恢復勇氣,航向不可知的世界。我想跟大家講說,Just do it. 以前人生有三個願望,我要去豋玉山,我要去騎腳踏車環島,我要去大甲媽祖遶境。(推薦活動:是時候出發,轉身就遠行)可是我想了很多年都沒有去做,一直到有一天,我是鳳飛飛的歌迷,鳳飛飛最後一次在台北國際會議廳辦演唱會,我那時候想去,但算了算了,等下一次有時間再去,結果沒想到那是她最後一次的演唱會。 (推薦活動:你的夢想值多少錢?

所以我要跟大家講,不要再等了,就是現在。

我過了50歲才當老師,我不會告訴學生要多努力讀書,不用。我會告訴他們,You are what you do.你喜歡什麼就去做。第二個是 be yourself.不過,最難的是Accept yourself.要接受自己。

讓人民信任政府

在台灣,目前最重要的政治工程,重建人民對政府的信任。第二步,重新建立一個可以讓公務員安心執法的環境。忠孝西路公車專用道躺在那邊你不用,所以我在12月25號早上10點交接,12發佈局首長任命,下午兩點就開公路會議,當晚就把它給拆掉。拆的人有不一樣嗎?同樣一批人,為什麼效率變那麼高?

台灣公安的違建有226件,但我們都沒去拆,屋主都自己拆掉。因為他們知道關說沒有用。為什麼會有士林文林苑的事件?那是因為人民不相信政府。一旦政府失去人民的信任,執政會非常困難。

我們的施政理念:建立一個可以用常識就可以理解的國家。這是我們現在在做的事。政治沒有那麼困難,只是找回良心而已。

延伸閱讀:逃離夢幻企業Google,張瑜珊勇敢創業:「我怕不趕快走,一輩子就只有這樣了」

延伸閱讀:生活被父母被社會價值觀打劫,難道大家都麻木了?-專訪《你好,打劫》導演饒曉志

推薦活動:憶南忘–那些被遺忘的人事物

 

挖掘更多「政治」相關活動,請下載Accupass活動通App搜尋:

台北市長柯文哲:建立一個可以用常識理解的國家,很困難嗎?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