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APTIVE City – URBAN EVOLUTION FOR BETTER LIFE

想知道世界設計之都 World Design Capital 如何運用「設計」驅動城市創新嗎?臺北作為2016世界設計之都,要如何善用設計的影響力,提升市民的生活品質?

義大利杜林、韓國首爾、芬蘭赫爾辛基、南非開普敦,等歷屆世界設計之都執行長,首度雲集臺北,公開分享各個城市如何透過設計,創造不一樣的城市風貌。

在這場「2014 臺北世界設計論壇:ADAPTIVE CITY 城市進化論」之中,我們能夠吸收過去四屆世界設計之都的經驗,聽取其建議,讓臺北在2016年成為一個更好地世界設計之都,在接下來的記錄中,將以重點節錄的方式呈現。

 

DSCF5144.JPG

不斷向上提升的城市 / 臺北市文化局局長 劉維公

劉維公局長表示,台北市內雖有內湖、南港科學園區,但一座城市若要進步,不能光靠科技產業,軟實力也十分重要,因此台北市除了規劃北投、內湖兩處的影視產業園區之外,2016世界設計之都的16項核心計畫之一,也將打造「設計產業園區」,設計產業園區將有兩處,包括以時尚設計為主的「原培英市場預定地」和結合中山、雙連周邊創意能量的創意設計聚落「URS21」。

 另外,台北市推出2013年「以設計改造城市」補助方案,投入1,000萬元預算補助24個案件,創造5,500萬元總投資效益;2014年將持續推動此補助,再投入2,000萬元預算,目前補助案數未定,也是16項核心計畫重點之一。

劉局長說,未來希望更多具社會設計和城市治理概念的中小型設計公司或設計組織參與此補助計畫。

 

DSCF5147.JPG

形塑一座設計名城 / 杜林WDC2008執行長 Paola Zini

2008年義大利杜林世界設計之都執行長Paola Zini以「形塑一座設計名城」,分享做為第一屆的示範城市,杜林以設計提升城市的傳統。她提到,1990年代的杜林是一個灰色的工業城市,它是飛雅特汽車的總部,很少有觀光客,沒有什麼人認為它是文化之都,市民也不以城市為榮。有一些有心的杜林人希望這座城市改變,於是向歐洲取經,如西班牙的巴塞隆納、法國里昂等;2006年杜林舉辦冬季奧運,是杜林改變的開始。2008年杜林獲選為WDC後,在市民的支持下,8個旗艦設計計畫,後來拓展為360個。發掘城市的文化,發現全球第二大的埃及文物博物館原來就在杜林;而原本停滿車的廣場,在公共空間還給市民的設計下,成為市民聚會、喝咖啡的地方。

為了獲得市民支持,杜林2007年開始推廣活動,希望設計界人士能共同參與,也與一般市民合作,調查他們日常碰到的問題,如何透過設計解決。此外,杜林也舉辦國際級競賽,歡迎國際設計師提出想法,解決城市問題。最後Paola Zini以兩件事來說明杜林的設計持續在生活中發酵,一是該城市為年輕人設計的數位出版中心,讓年輕人在這兒創業、交換經驗。另一是為獨立設計師辦的設計節,結合工作坊、藝廊、線上商店,深受市民、觀光客的喜愛,使得內容愈來愈蓬勃、豐富,成為杜林的一大特色風情。

 

DSCF5157.JPG

你所不知道的新韓流 / 首爾設計中心執行長 李淳寅

1950年韓戰後,韓國政府重點扶植製造及石化產業,只重視經濟發展,現在開始將重心放在文化和設計等軟體,作為城市轉型重點。全球大城市人口不斷增加之下,如何透過設計讓城市轉型以符合人口需求,就變得非常重要,因此當初就以「Design for All (為眾人設計)」為主軸,推動「首爾字體發展及首爾色彩計畫」及「東大門設計中心」,希望傳遞給人們好視覺,讓首爾因此轉型。

首爾色彩計畫是「找到城市的顏色」,推出10個代表首爾色彩,對應景觀建設,接著將色彩應用於公共設施,和周遭環境顏色平衡,建立城市形象。比如,「首爾棕」來自宮殿顏色,「首爾白」來自漢江日色…等。另外,韓國新地標、3月正式啟用的「東大門設計中心」,成為熱門韓劇「來自星星的你」取景點之一,此設計中心不但幫首爾創造設計價值,廣場也可當成休閒遊憩空間,將「以文化為本,以人為中心」的原則考量進去。

 

DSCF5158.JPG

設計像呼吸一樣自然 / 赫爾辛基WDC 2012執行長 Pekka Timonen

芬蘭1992年為了解決高失業率問題,1994年推出創意城市策略,現在芬蘭工作人口有10%從事文創產業,大家所熟知的「憤怒鳥」即出自芬蘭。

獲得WDC後,他們認為市民才是城市的主人,所以廣泛調查市民意見,詢問他們想住在什麼樣的城市,也舉辦思維工作坊,了解民眾想在城市中看到何種活動,共同思考如何協助城市改變。再透過對話方式,讓公、私部門成為夥伴關係,企業如諾基亞、IBM等都贊助設計專案。
「我們都很感謝阿爾瓦·阿爾托(Alvar Aalto)為芬蘭建築設計所作出的巨大貢獻,但即使經過 2012 的世界設計之都計劃後,我認為目前的赫爾辛基仍然不是那個天堂,大師阿爾瓦·阿爾托所說得天堂,應該是城市中的每個人,都能夠實質感覺到設計為生活所帶來的美好改變,設計天堂應是集體的全民意識,而非只是品牌或大師的多寡,以人為本的設計初衷,這是無論大師們帶來多少作品都無法改變的設計意義。」

「設計可以幫助每個產業變得更好,在我眼裡,社會每個環節的產業都需要設計的加入。」正如前述所提,設計產業在 Pekka 眼中就像是水般,雖然只是健康成長的一部分,卻也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DSCF5165.JPG

來自公領域的設計思考 / 開普敦WDC 2014市府執行長 Richard Perez

開普敦20%人口住在非正式住宅,那裡缺乏乾淨水、電等基礎設施,生活品質並不好,今年開普敦作為WDC,也讓市政府了解設計如何改造一座城市、解決問題。

設計不只是美麗的產品而已,應該轉換思維才能解決都市的問題。Perez說,開普敦獲選世界設計之都後,推出四百多項計畫,他們從組織內部改變,創造平台集結眾人想法、注入設計思考模式,以使用者為中心舉辦設計論壇,讓政府和市民互動。

「讓全城都參與討論,才是成為設計之都的目標。」他說,今年開普敦舉辦一系列工作坊,由市民提出問題,設計人員想出設計解決之道;市民成為設計師,設計師反而為輔助角色,討論結果最後會到市政府,由他們執行。

比如,以一塊廢棄的運動場重新規劃用途為例,執行單位會邀請社區市民分組討論,做出模型;然後再邀其和不同的人分組討論不同角度,腦力激盪,由設計師來幫忙完善模型。這個運動場案例,最後社區居民的共識是做一個生態公園。

 

DSCF5230.JPG

法國馬賽的文化新世界 / 法國馬賽市文化局長Sébastien Cavalier

一座原本有著黑幫、販毒等地下經濟猖獗的城市,如何再造扭轉形象?倫敦順應奧運的舉辦,借力使力改造了東倫敦;成為2013年歐洲文化之都的法國第二大城馬賽(Maeseille)也以文化之都作為契機,一改城市過往予人的負面印象。今年的歐洲文化之都,以馬賽和普羅旺斯為主,與周圍90幾個城鎮一同串聯,計畫名為MP2013。雖然文化之都只是當年度的活動,但這項計畫卻是一個長達20年的改變藍圖,獲得法國政府和各地政府的共同參與及推動。馬賽早從2006年參與選拔時就開始加強文化建設,而後MP2013計劃開始,法國政府和馬賽市政府共同斥資6.6億歐元,為馬賽新建設許多具有藝文內涵的建築,各展館、博物館都將於今年內輪番完工開幕,年中開幕的The MuCEM(地中海文明博物館)以混凝土蕾絲外觀,引起眾人讚嘆,博物館結合展區、觀景台、兒童天地、劇場、書店、餐廳於一身,是世界上第一座以地中海文明為主的博物館,也是法國第一座位於巴黎之外的國家博物館;而由日本建築師隈研吾設計FRAC Marseille為普羅旺斯、阿爾卑斯、藍色海岸當代藝術基金會所在,使用1,600片不同角度的三角形玻璃構成外牆裝飾,遠看彷彿能感受到海風吹撫過建築的韻律。城市的塑造需要決心、資金,但更重要的是遠見,從歐洲國家對於城市再造的案例,臺北或許能從中找到可以借鏡之處。

 

DSCF5238.JPG

軟都市主義的都市再生行動:台北實踐/ 都市更新處處長林崇傑

URS以「再生」為主軸,有別於先破壞再建立的重建模式,URS將計畫在舊的輪廓中加入新的概念。這些舊空間都曾經歷過繁榮的景象,也曾是許多老台北人依靠著的生活重心,卻隨著無情時光的腳步而漸漸破舊荒廢,成為城市裡最不起眼的角落。如今,四周高樓林立,人們漸漸遺忘了它們,它們也彷彿成為了影響城市發展與美觀的絆腳石。因此,臺北市都市更新處於2010年開啟了URS推動計畫,由政府單位提供地點,鼓勵民間單位進駐,讓民間單位得以自由展現創新力量,將文化創意的種子埋進這些老舊街廓中。並將結合台北市文化局之「台北文創群聚推動計畫」,推動台北文化創意產業的雙L軸帶,依據每個地區的特性規畫不同型式的文創群聚區,打造傳統、人文、創意、次文化等創意街區,藉由群聚效應與產業的帶動,將台北建構成一個創意城市。

臺北市都市更新處一直以來致力於改善老舊街區環境、引入產業活動等都市更新發展策略,這些年的努力讓不少人深深感覺到「台北變美了」!但都市更新不僅僅是硬體基礎建設的推動,而應該要使其得以永續發展,因此「都市再生」概念應運而生。都市再生的概念包含了創新、開發導向、公私合夥、整合、生態永續等多方面向的整合,透過城市的軟創新實力,產出更豐富多元的城市記憶。而URS就是要透過都市更新再生,將更多元、更具活力的創意讓市民共享。

URS凸顯出URS的精神──將空間開放給每個對於城市充滿熱情的人。我們將以再生基地為中心點,把創意因子漸漸擴散到社區周邊,進而再擴散到整個城市,讓台北城不僅僅擁有現代化的外表,也成為蘊含文化創意的心靈之都。

 

DSCF5245.JPG

前進未來!台北新世代設計師報到 / 實踐大學建築設計系副教授林盛豐

實踐大學建築設計系的學生,都是以身體力行的方式在實踐每一件他們想做的事情,林盛豐教授以展示學生作品的方式,向每個人展現這些臺灣未來設計師的優秀創意,以及動手實踐的精神,而其中有些作品不只是在校內與校外的展覽中展出,還會被一些外部單位借去作為活動之用,而同學們的能力,也不僅僅是發揮在自己的作品上,也會發揮在城市的各個角落,幫助老社區重新妝點,擁有煥然一新的活力氣息。

林盛豐教授說,臺灣每年約有6000個設計系畢業生,這些全都是臺灣發展創意與設計的強力資產,是臺灣的設計師大軍,而學校也會盡力的將這些新生代的設計師推到政府抑或是企業界,讓臺灣的設計力可以在臺灣的各個地方,甚至是到不同的國家去展現。

 

DSCF5294.JPG

結語

透過這樣一場紮實的經驗分享,不僅讓我們認識到世界各國如何看待「世界設計之都」,並如何透過全民共同參予的方式,去讓城市煥然一新,並且也瞭解到事實上,臺北早已有像URS這樣的計劃持續在進行中,都是為了讓臺北不僅僅是一個現代化的城市,更是一個具有文化藝術氣息的城市,而相信在今後,這些事物也不僅僅是執行人在參與,而是全民都能共同參與,就讓我們期待今後的發展,並且一起迎接屬於臺北的2016年。

ADAPTIVE City – URBAN EVOLUTION FOR BETTER LIFE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