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Tempo 動區動趨專訪幣安(Binance)創始人趙長鵬原文請點此)。幣安為全球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其「每秒140萬次」的交易能力吸引600萬用戶,97%為來自海外的非中國用戶,遍及全球180多個國家。

創辦人趙長鵬於2014年賣掉自己位於上海的房子,投入比特幣事業。2017年創立自己的公司幣安,擔任執行長。同年7月,在首次代幣發行中融資1500萬美元。不到8個月時間,幣安成為全球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2018年2月《富比士雜誌》將趙長鵬列為「加密貨幣首富」,其身價超過13.9億美元。

赵长鹏

生活因 活動 而生動!


在當前區塊鏈與加密貨幣產業中,交易所一直是整個產業心臟,提供了加密貨幣與代幣經濟最關鍵的要素:市場流動性(Liquidity)。

隨著該市場在這一年半興起,越來越多人將商業眼光瞄準了這個產業樞紐,中心化、去中心化交易所如雨後春筍般冒出,眾多新創中最引人注目的,無非是目前世界交易量最大的交易所——幣安(Binance)

次《BlockTempo動區動趨》獨家專訪幣安創辦人暨執行長趙長鵬(以下簡稱 CZ),營運著目前加密市場上最具影響力的交易所幣安(Binance);他本人也在本次的專訪中透露了許多他對於幣安未來的經營理念以及對整體產業未來趨勢的觀察。

親切、友善,是每個人見到CZ的第一印象,在《ABS 2018》期間,CZ輕鬆的在會場獨自走動與來往的人們交談,有些人積極的介紹著自己的區塊鏈專案,試著在這位目前的市場巨頭前探詢機會,有些則是希望合照留影,一睹風采。

然而身為一位加密貨幣市場最大交易所創辦人,他並沒有以此拒絕任何前來交談的區塊鏈創業家與愛好者,他總是認真地聆聽每一位前來交談的人們,並給予答覆(儘管代幣於幣安上架依舊要透過官方程序)。

偶然的契機

回到專訪,被問到是如何進入加密貨幣的世界,CZ表示,他是在2013年左右進入加密貨幣市場,當時透過與友人打牌聊天而得知了比特幣瑞波幣等加密貨幣的概念。

同一年,在美國拉斯維加的一場參與了一場類似於ABS的會議(當然他笑著說當時規模小了很多),在當下,他便認同比特幣與區塊鏈這樣的概念就是未來,毅然辭職透入了數位貨幣的市場。並在2014年賣掉了上海的房子,全倉比特幣。

CZ自2013年進入產業以來,陸續待過老牌加密貨幣錢包Blockchain.info團隊、交易所OKCoin擔任聯合創辦人暨首席技術長,累積了豐富的加密產業經歷。

同時狹帶著曾在華爾街、東京的傳統金融機構開發交易系統的經驗,一步步為未來的幣安奠下基礎。

運氣,隨著市場崛起的產業巨人

幣安(Binance),目前世界上交易量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之一,若時常查看加密貨幣市場最多人瀏覽的數據網站CoinmarketcapExchange war,幣安的交易量通常都是名列前三,大部分的時間位居第一。

在變化劇烈的加密貨幣市場,成長速度就是一切,若沒有及時的反應速度改變商業模式適應市場變化,幾個月至半年便很有機會遭到市場淘汰 。

幣安於2017年年中透過 ICO 募資發行代幣,成為一間交易平台新創,首創了平台幣的概念——幣安幣Binance coin(BNB),透過幣安幣在該平台交易同時可以達到手續費折抵。

幣安幣(BNB)在1月達到24.46美元高峰,而現在價格為13.7美元,整體市值排名第18名。圖片來源:Coinmarketcap

被問到是什麼樣的關鍵因素讓幣安能夠在這麼短時間的崛起,CZ 說:運氣。

運氣好是很重要的,你必須要在對的時間,做對的事情。

說實在,說實在的我們前期的積累也是非常多。

我個人做交易系統就做了二十多年,所以別人看幣安是在一年之內做起來,其實我個人就做了[交易系統]二十多年了。

我們又把外面一些我們缺的團隊拉進來了,包括我們的市場部門,現在的何一(幣安共同創辦人)

……

當時剛好一波幣價上漲,然後我們抓住機會,就做起來了。

2017年12月正逢加密貨幣市場暴漲,當時成立不到半年的幣安抓準時機拓展市場,日交易量達到110億美金,達到世界第一;而面臨現在的熊市,世界的加密貨幣交易量皆大幅下滑,幣安仍穩坐第一交易量的位置(據Coinmarketcap,截稿前以10億美金排名第一)。

根據幣安於三月份公布的數據,其用戶註冊數已經達到790萬人,至今其註冊量已經超過1000萬人。

說是運氣好也不全然,面對2017年9月中國政府全面封殺加密貨幣,雖然當時因為中國政府早些時候開放了加密貨幣,中國用戶佔了世界大部分的加密貨幣交易量,總部當時位在中國的幣安並沒有留戀中國市場,果斷撤出往世界發展,自那時開始建立經營世界市場的基礎。

成功的另一關鍵:幣安社群

在去年,許多交易所並沒有積極經營所謂的「社群」,當時雖然因為市場暴漲許多交易所新創湧出,但大多數皆尚未成熟,用戶對於當時已經存在的主流交易所來說就像是不請自來。

不過散戶投資者是現實的,隨著交易所選擇越來越多,如何「留住用戶」變得愈趨重要。

然而,CZ強調在幣安的經營理念中有另一個關鍵——特別重視用戶,幣安在剛成立時,選擇將用戶擺在第一順位,在使用者體驗、投票上架機制、交易所定期舉辦活動回饋、推薦碼手續費反佣……都是以用戶為考量的行銷經營策略。

幣安交易介面,目前支援13種語言,包括中文、日文、韓文、英文等主流數字資產交易市場。圖片來源:幣安官方

CZ說到:我覺得我們現在的理念也是我們做的非常正,我們做的是最正規的,就是做的最ethical,最道德的。然後,這個東西的話,

[好的使用體驗]用戶會幫我們傳播,所以為什麼[幣安]會傳播的這麼快?因為這方面的區別比較明顯。

因此CZ表示幣安不太透過各類型的廣告投放宣傳做到打知名度、吸引用戶,而是透過用戶與用戶之間的推薦與口耳相傳,在他的心中,社群互相傳播的力量才是最強大、也最有效果的且具黏著度的用戶經營策略。

雖然說是中心化的交易所,但是我們的管理理念和一些思維方式都是社區型的,所以你看

我們有很多幣安的天使,他們是不拿工資的,他們是很認可幣安的理念,所以他在幫幣安做事情。

我們的理念必須能夠吸引人來免費幫我們做義工,因為必須讓他們覺得做的事情是正確的、有意義的事情才行。我覺得人現在很多是不缺錢,錢還是重要,但是很多時候做覺得有意義的事情其實更重要。

論FCoin交易挖礦:是短期熱潮,「平台本身的價值」才是重點

當然,幣安幣的成功也啟發了許多新舊交易所開始複製或延伸其平台幣模式,舉凡其他大型交易所OKCoin、火幣(Huobi)也開始發行平台幣。

在近一個多月,由火幣前首席技術長張健所推出的FCoin交易平台,透過「交易挖礦」大量反饋交易手續費以及其平台幣(FT)分紅吸引用戶大量交易,甚至有人不惜透過交易機器人大量刷單,只為了獲得該平台的大量反利。

(延伸閱讀:【編輯觀點】FCoin 模式掀起幣圈腥風血雨,平台幣的戰國時代正在透支交易所未來?

這樣的模式的確在交易量上呈現了非常漂亮的數據,短短不到一週交易量便超越幣安交易量的好幾倍,然而這種讓促使用戶為交易而交易的手段也招致許多爭議。

身為平台幣的開創者,被問到如何看待這樣的極端的反利模式,CZ認為這只是個短期的熱潮:我覺得是一個短期的熱潮,它其實說實在的挖礦交易就是變了一種方式賣它的幣賣平台幣我覺得沒有問題,但這種模式其實是存在很多問題。[交易]挖礦的話,它的手續費是百分之百給別人分紅。聽起來很好聽,這部分沒有問題,但是

它同時發100%等值的平台幣給交易的人,再增發100%等值的部分給團隊解鎖,再增加20%做介紹手續費,這樣等於只有100%的交易手續費,但它的平台幣增發了220%。

這個供需的情況下這個幣價必定會跌。

的確,鑑於FT不斷下跌,FCoin目前也已經停止交易挖礦,開始另尋可持續的商業模式,無論是平準基金還是近期的FCoin創業板塊、FCandy等不斷推出的新機制,但這終究回到了CZ所提及的對交易所的價值核心,無論該機制多麼吸引人,這也只是變相賣幣,在最終的成敗還是回到「平台本身價值」

我覺得這個模式本身是其實是沒有問題,就是你賣點幣,我們也賣了幣,然後我們之後把價值做上去也可以。但是如果長期來講還是要看

你的平台有沒有「人」用,你的平台有人用,你的「平台」才有價值,光靠這個模式是沒有用的。

很多人抄了幣安幣的模式,在做一樣的事,發幣做,但是幣安做起來了,[幣安]做成功不是因為我們用這樣的模式,那個模式初期幫我們融資,但是我們的平台現在做的這麼受歡迎是因為我們平台做得好。

面對熊市:市場絕對會再度成長,幣安已經為此做好準備

CZ在訪談過程中主動提及了對未來市場的信心,以他從2013年至今的觀察,市場永遠「過度反應」的面對漲跌幅,但最終,整體市場都會向上成長,而幣安對此也做足了準備:其實交易所我們現在才算剛剛開始,我覺得後面可以做再大一百、再大一千、一萬倍。所以我覺得下一步,

每一年或每過一會兒就會漲十倍、漲一百倍,漲完了之後又跌回來百分之五十,還是漲了五倍到五十倍,所以我覺得我們要準備好做下一步這個成長。

加密貨幣市場從2018年1月8000億美元市值不斷下滑,至現今約2000~3000億之間徘徊,面臨近半年的熊市。圖片來源:Coinmarketcap

而針對目前的加密貨幣市場用戶,CZ提出了一些數據,他認為以目前的加密貨幣採用者來說,佔傳統世界的比例、甚至個人資產的比例都十分的低,在未來絕對有非常龐大的成長空間。

CZ表示,幣安目前已經不斷的在更新其交易系統,讓它能夠乘載比現在高出100倍甚至1000倍的交易引擎,所以說熊市對幣安來說也是「喘息」的機會,讓這間世界最大的交易所能準備好迎來下一波的上漲:

你看現在瞭解區塊鏈,瞭解數字貨幣的人大概只有四千萬人,佔全球七十億人口基數還是非常非常小,而且這四千萬人手裡的幣是他資產的一小部分。如果這四千萬人把他手中的百分之九十,百分之九十五全部變成數字資產的話,這個體量會非常非常大。

所以我們要準備好下一波的成長,現在在熊市的時候我們就要,反而在這個時候有力氣可以呼吸,可以把系統全部更改好,所以我們現在在做系統升級。

我們要準備[面對]好下一波[上漲]。

未來依舊屬於「去中心化交易所」

談到平台幣,幣安幣在未來的發展勢必會有很大的轉變,幣安曾在三月份公開表示,它將要開始打造去中心化交易所——幣安鏈(Binance Chain),並在未來將幣安幣(BNB)從以太坊的ERC-20代幣轉移到幣安鏈之上。從「一間企業轉型至社群」,被問到這樣的轉變對幣安來說有什麼樣的意義,

CZ直接了當的回答:

我覺得是這樣,就是我覺得去中心化的交易所以後還是未來,它只是可能沒那麼快,可能是一年、兩年、三年、五年、十年之後。

鑑於現在的區塊鏈技術沒辦法有效處理像幣安這樣大型中心化交易所的交易量,目前的確是經營中心化交易所具有相對較大的優勢,中心化交易所就如同這個產業的過渡期,儘管它與達到某種程度的去中心化的目的有所違背,但最後勢必會踏上去中心化交易的發展路線。

去中心化交易所是需要一個集權的,是要一群電腦同時處理一件事情,那如果一千台電腦需要同步跟一台電腦做完了就完了,那肯定一台電腦比較快。

那目前來看的話,去中心化交易所的速度比較慢,性能比較慢的話量就不會大,量不會大的時候,交易所是大的越大、小的越小,所以短期來說肯定是中心化的交易所競爭力比較強

考慮到目前的技術能力,CZ認為中心化交易所還是必須存在。

然而,如以太坊的共同創辦人Joseph Lubin所言,考慮到區塊鏈創造了去信任(Trustless)的環境,也因此它提供了一個「原生的數字世界」。在這樣的世界中,可能許多會出現許多形式的代幣化(或譯通證化,Tokenization),不只限於金錢與投資,而在於股權、身份、甚至物品,CZ表示在未來,會有數萬甚至數百萬種代幣正在世界上進行交易,屆時會需要這樣的去中心化的交易協議來讓人們更自由交換代幣。

我覺得長期來說肯定是去中心化交易所,所以與其等著別人來推翻我們,不如自己去推翻自己。我們永遠擁抱新的創新,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東西。

CZ補充到。

不一樣的道路,非洲與島國

在上個月,幣安宣布了在烏干達開設其第一間法幣出入金交易所,自從2017年出走中國,今年三、四月試圖在日本落腳卻受到嚴格的當地監管制約而再度離開,選擇落腳馬爾他,可以看出幣安現在的發展路線越來越明確——島國以及非洲。

馬爾他、烏干達、百慕達、台灣,這些國家不是位於非洲大陸便是小島國家,被問及為何想在非洲與島國這樣的國家進行建設,以及幣安所期待帶來的改變,CZ這樣回答:

我們就是採用,說的好聽一點叫做「藍海戰略」,就是很壅擠的地方我們盡量不去。

然後當別人全都看好法幣交易的時候我們就做了幣幣交易,比如說各種幣對該市場的交易還很小,沒關係我們可以看到後面未來的發展,我們可以把這個市場做大,我們第一個進去做的話這個市場就是我們的。

然後當別人都在爭美國、日本、中國幾個大國的時候,我們去台灣、我們去烏干達、我們去馬爾他。

而針對非洲市場,CZ進一步解釋:

另外像非洲的話,它們這種是傳統的金融產業等於是沒有建起來,所以它還是處於比較原始的時代。它是一個空白。

那這個時候它有可能不需要再建那個了[傳統金融體系],而是直接走區塊鏈的方式,你用區塊鏈支付、用幣安幣支付、用幣安幣貸款、用幣安幣買房,這些事情我們可以在[非洲國家]那邊做。

而面對如何在非洲發展,CZ補充:但是做起來困難也很多,因為它沒有這個基礎,它沒有銀行的branch,它沒有這個概念。

所以我們要做很多教育,做很多基礎建設,那這個東西是有挑戰,但是我覺得我們這樣做出來的話價值才大。

你在一個紅海市場說ok我們再發一個平台幣,再發一個項目,這個意義不是特別大。

CZ:財富對我來說已經足夠,我只想做有意義的事

談到在非洲市場建設,對CZ來說這樣的策略的主要目的反而不是為了盈利,今年2月富比士雜誌的加密富豪排行榜,其身價已達20億美元(約600億台幣),而幣安在去年的第四季度就進帳了2億美元的營收,在上半年的營收也有著3億美元,CZ表示再多的財富對他來說已經別無意義,他特別點出了開始佈局非洲市場的用意:

說實話就是,我對賺錢的意義絕對已經滿足了,我已經無所謂了,再給我再多的錢我還是這樣子,完全沒有區別。

所以現在對我來說,非常有吸引力的是要做有意義的事情,我覺得說把東西做出來,能夠幫助十二億人在非洲的話,那我會非常有成就感。

趙長鵬(CZ)於2018年2月登上Forbes加密貨幣富豪榜,排行第三,身價粗估最高約20億美元。圖片來源:Forbes

與其他國家相比,台灣的環境相對友善

在CZ於《ABS 2018》的專題演講中,他認為島國的好處在於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較大國來得更為緊密,任何消息資訊都傳遞的非常快速,因此,面對項ICO跑路以及詐騙將會更難持續下去,針對這點,CZ表示可能許多台灣人沒有機會接觸過國外的加密市場,據他觀察在其他國家這樣的案例相較台灣是更為嚴重的:

因為我其實去旅行過很多很多國家,感覺非常明顯,你看台灣做這種ICO跑路啊,做傳銷啊這種是相對很少。

畢竟群眾小的話真的大家都認識,台灣它這個文化是在這裡的,你可能在這邊住久了可能就沒有比較,出去看一下的話就是還是很有得比較,所以我覺得這塊對我們[幣安]來說的確是滿好的。

當然,這之中CZ也帶到他個人也有非常多台灣朋友,對於台灣這個小島他是懷有羈絆的,在當時他在溫哥華成長時,許多朋友不是來自台灣便是香港,在經營幣安之前,常常為了朋友結婚就來了20幾次,對台灣有一種熟悉的情感。

幣安的願景:想讓產業可以健康發展

最後,被問到幣安最終的願景,CZ有著不一樣的回答:我覺得幣安最終做到什麼樣子並不是那麼重要。我們這個團隊想做的事情就是說,做些有意義的事情,而且是我們現在能做的。

你想做有意義的事情前要考慮你能做什麼事情:你想做一個有價值的東西,但是你要考慮你的能力跟你的興趣,那我剛好在這兩塊結合的話是做交易所。

那你看幣安現在,大家都知道

我們很賺錢,特別是中國的有些人看到我們會眼紅,但是他其實沒有看到我們做了慈善基金,也是大概十個億美金的一個慈善基金,然後做了一個教育的[項目],我們也做了孵化器(Binance Labs)等等。

我們都是反饋給社會的,其實我們拿這些錢是沒有用的,我們也不會花掉,我們也花不了那麼多錢。

我覺得我們就想做很簡單,我們把會做的事情做好,然後做得非常公平、公正,讓這個區塊鏈行業可以比較健康的發展。

這樣就好了。

幣安身為目前市場的領先者,其一舉一動將一定程度的影響產業未來的發展,在訪談中可以看出,幣安希望透過高度的自律以及投身於回饋產業來創造未來的雙贏,未來的區塊鏈與加密貨幣產業是否能真的如CZ所言,被擁有正確理念的人引導至健全的發展環境中,仍需要產業之間更多的努力來共同經營。

CZ同時也私下表示,雖然平時比較忙碌,但他還是一個很樂於分享的人,也很開心能夠跟台灣的分享他的經驗與觀察,《BlockTempo動區動趨》在未來也會積極邀約像CZ這樣對於加密市場具有熱情的影響力人士來台灣參加活動。

CZ 幣安快速崛起的秘密與全球戰略佈局 | ABS 2018

讓生活因活動而生動,快上 Accupass 活動通!

合作洽談、投稿請來信至:blog1@accuvally.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