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5號是世界洗手日,我們現在都知道「病從口入」,但是當年要普及「洗手」這件事可不容易,人類花了近150年,才把「洗手」落實於醫療體系中。

究竟這麼重要的事為什麼要花150年來推廣?又是誰第一個發現「洗手」的重要性呢?一起來看看吧!

(首圖來源:PEXELS

生活因 活動 而生動!

一、世界洗手日是啥?

世界洗手日是一項運動,目的在呼籲全世界人民利用肥皂洗手,藉此降低疾病的傳播機率。

為什麼用肥皂洗手這麼重要呢?

世界衛生組織(WTO)發表的一篇研究指出,肥皂搭配適當的洗手方式,可以減少53%的兒童腹瀉機率。每年約有1800萬起兒童死亡的案例,其中20%是因為腹瀉引起的脫水症狀,也就是說:

落實「洗手」這件事,將可以拯救180萬兒童。

洗手可以減少50%兒童腹瀉機率!(圖片來源:unsplash

二、洗手:既簡單又困難的創新

你知道嗎?「洗手」這件稀鬆平常的事竟然花了人類150年才得以落實!

時間倒轉回1847年的維也納醫院。當時,生產過程的死亡率是10%,也就是說,

10個推進產房的產婦就有1個人不能活著出來,相當駭人。

當時有一位醫生名叫伊格納茲(Ignatius Philipp Semmelweis),在產科病房擔任接生醫師。對此,他就開始思考: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這麼高的致死率呢?伊格納茲百思不得其解。

有一次,伊格納茲出差到外地醫院考察4個月,回來之後發現產科病房的致死率竟意外地下降了。伊格納茲想:該不會是我平常做研究、解剖屍體時,將什麼不好的東西帶到產婦身上了吧?

於是,伊格納茲開始要求所有需要進出產房的助產士,每個人都要確實用消毒水清潔雙手。這招果然有效,產科病房的死亡率一下子就從10%降到了1%,挽救了無數產婦的生命。

伊格納茲 · 菲利普 · 塞麥爾維斯(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不洗手,你就是個屠夫。」—伊格納茲

伊格納茲發現洗手的神奇功效後得意洋洋,在1850年的醫師公會上公開發表演說,全場譁然。在座的醫生們誰都不肯承認是自己親手葬送了產婦的性命,把伊格納茲當瘋子看待。

伊格納茲不服氣,一個個寫信給這些醫生,罵他們是「屠夫」、「大屠殺的同謀者」,而這樣情緒性的發言也讓他在醫學界受到排擠,名聲一落千丈,他的「洗手大業」自然也是無疾而終。

直到1864年路易 · 巴斯德發現微生物致病機制、1865年英國女王私人醫師約瑟夫 · 李斯特發表論文詳述洗手的重要性與功效,有了背後的微生物理論支持、再加上名牌醫師掛保證後,洗手這件事才普遍被醫學界接受。

左為巴斯德,右為李斯特。(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然而,單單只是「接受」一個理論是不夠的,還必須要「落實」,可是醫院這麼複雜的場域,每天進進出出數以千計的醫生、護士、患者、家屬,哪是說落實就落實的呢?

再加上,當時推動的洗手流程複雜耗時、過度頻繁洗手導致皮膚發炎等等,種種現實上的困難,讓各大醫院難以落實洗手,細菌感染率遲遲降不下來。

那最後是怎麼將洗手成功落實的呢?

原來20世紀初,美國匹茲堡一家醫院覺得這樣不行,將「降低細菌感染率」作為當年度的首要目標。

他們採取的策略也不是多創新大膽的嘗試,從引進新的洗手流程,到購置乾洗手設備、制定獎勵機制、將洗手納入考核項目等等,一個個平凡無奇的策略細心執行後,果真將感染率大幅降低。

「洗手」這件簡單又困難的事花了150年,才終於在你我的日常中落實。

醫療體系首先落實洗手,拯救無數生命。(圖片來源:scribol

三、彩蛋時間:FDA禁令:抗菌肥皂並不能抗菌

對了!別再多花錢買抗菌肥皂啦!又貴又沒效果,這個彩蛋幫你省錢。

在洗手普遍落實的現在,人人家裡都有肥皂、洗手乳,更注重一點的家庭甚至還會有「抗菌皂」搭配使用。然而許多人不知道的是,抗菌皂不但不能抗菌,還對人體有害!

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在2016年發布了對抗菌皂的禁令,原因有3個:一是抗菌皂能否「有效抗菌」始終沒有有力的證據支持,實驗結果顯示,效果其實跟水洗沒什麼差別;第二個原因是,大部分的抗菌皂都含有三氯沙、三氯卡班。

三氯沙、三氯卡班是什麼呢?林口長庚醫院臨床毒物科主任顏宗海表示,這些抗菌成份都屬於環境荷爾蒙,長期接觸可能會影響性荷爾蒙功能、導致甲狀腺功能異常等等,不建議使用。

FDA也提到,抗菌皂會一併破壞我們皮膚表面的皮脂保護層,反而容易讓更多細菌進入體內,引起免疫調節失衡。

聰明的你看完這篇,下次走進超市別再買抗菌皂啦!一般的肥皂就有不錯的殺菌效果,勤洗手就能達到很好的清潔效果。

一般的肥皂就能達到清潔效果囉!(圖片來源:pixabay

「洗手」是人類150年來的智慧結晶,今天就開始確實洗手吧!

讓生活因活動而生動,快上 Accupass 活動通!

合作洽談、投稿請來信至:blog1@accuvally.com

發表迴響